第九中文网 > 妖界见闻实录 > 第95章 死亡契约 (元旦快乐)
    蛇妖将领闻言大怒,心口妖血是什么?那是比之少女第一次还要重要的东西,一只妖,无论是妖将还是妖帅,就算是妖王,也只有那么一滴心口妖血。眼前这个信奉人形论的妖将是失心疯了,还是觉得蛇妖一族好欺负?

    庞大的蛇身震荡几次,将沈江湖那一拳上的力道完美卸掉,狞笑道:“露出你的本体,我们凭实力打一次,不然就算我弄死你,心里也不爽。”

    这条蛇妖将很是自信,道:“人形太脆弱,太娇小,还是妖躯好,威武雄壮,就你那黄豆般的拳头打在我身上,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沈江湖没跟它废话,先是佯攻了几招,自然是无功而返,甚至连蛇妖将的鳞片都没有撼动。蛇妖将大声嘲讽道:“哈哈,幻化为人形,你连自己的力量都用不出来了吧?本将都迫不及待的跟你厮杀一场了,来吧,露出你的本体,我们不死不休!”

    沈江湖突然在那条蛇妖将的附近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气,仔细一看,好嘛,这蛇妖将喝多了。

    “怪不得看着它前行时候扭动身躯的频率不对劲,有时候蛇尾还能抽到自己的脑袋,原来喝醉了。”沈江湖哭笑不得道:“喝酒误事你不知道么?”

    “本将千杯不醉!”说到这里,蛇妖将眼中露出一股猩红的光华,直奔沈江湖刺去。沈江湖一拳将那两道妖气击碎。而后身形高高跃起,瞅准了那喝醉的蛇妖将的七寸,一拳就将那蛇妖砸了个半死。

    “我没醉,还能喝!”蛇妖将觉得自己的意识有点飘,大喊大叫起来。

    沈江湖暗叹道:“妈的,原来喝醉酒这么讨厌!莫非小黄说那次我喝醉了要跟它结拜为异兽兄弟的事是真的?”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怕,更有些庆幸,喝成那个熊样竟然没死在路上。

    看了一眼在地上扭动的蛇妖将,沈江湖叹道:“你是蛇,在华夏这片地方喝酒不是找死么?难道你不知道你唯一的作用就是泡酒么?”一拳打死蛇妖将,挖出心脏,挤出心口妖血。

    张顺道见沈江湖如此轻松的就将那条蛇妖将给灭了,一时间不敢相信,在他看来就算沈江湖能赢,那也是惨赢,至少得断条胳膊断条腿什么的,他怎么能毫发无损的就灭了蛇妖将呢?这时候他真想问问那条死掉的蛇妖,你究竟是妖将还是一条普通的长虫?怎么这般没用!

    见张顺道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沈江湖云淡风轻的拍拍手,淡然道:“无他,唯手熟尔。”说罢干净利索的找出蛇妖将的妖丹,直接扔进了嘴中,手上那已经变成淡青色的焚妖火在蛇妖将的躯体上缓缓燃烧。

    张顺道嘴角抽搐几次,暗道:“果然是唯手熟尔…”看着那滴妖艳的心口妖血也被沈江湖吞进了嘴中,他嫌弃道:“怎么什么东西你都往嘴里塞?心口妖血这东西万一被你消化了,怎么向那女妖交代?”

    沈江湖面色一僵没有说话,那女妖拍了他一掌,使得他拥有了妖将实力后,脑海也中多出了一些之前从不知道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如何保存妖将的心口妖血。心口妖血与妖丹不同,妖丹被他吃掉,会进入道器,而心口妖血则直接吸附在了他的心脏上,心口血自然需要心脏去养的。这时他突然叫道:“蛟妖将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它为什么飞快的离开了原地?”

    张顺道没好气道:“可能是被你的王霸之气吓跑了吧!”

    沈江湖将那些首领级的蛇妖一一开膛破肚,掏出妖丹扔进嘴中,正色道:“不是这么回事,刚才我已经对它发出挑衅了,它也应战了,凭蛟的性子会不战而逃?”

    张顺道惊疑不定道:“你别以为我好骗,虽说我的境界不高,但见识还是有一些的,妖气挑衅这种事情,只有纯粹的妖物才能做到。你是人,就算修妖的境界无比高深,也万难做到妖气挑衅。”

    沈江湖眉尖一抖,道:“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在刚才我与鼠妖将厮杀的时候,一直处于下风,可当我灭掉那只鼠妖将后,脑子里突然多了一些东西,很古怪。”

    张顺道失声道:“这是寄生术!”

    虽说沈江湖不知道什么是寄生术,可只看张顺道那比发现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是个男人还要惊骇的表情,就知道这所谓的寄生术肯定不一般,心头一紧,不由问道:“什么是寄生术?”

    张顺道的神色隐约有种幸灾乐祸,也有些庆幸,他看了沈江湖一眼,怜悯道:“所谓寄生术,也叫死亡契约,因为某种原因,有些事情因妖物自身所限,不方便直接出手去做,便会动用寄生术。就像那女妖一般,她将一丝灵魂力量放在了你的脑海,任你驱使,刚才你用妖气对蛟妖将发起的挑衅实则是那女妖的妖气。不过这女妖也够抠门的,竟然没传你一些战技,不然在你面对鼠妖将的时候,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沈江湖握了握拳头,道:“她给了我战将级的实力!”

    张顺道叹开了口气,轻笑道:“你知道她给的时间为什么是三天,而不是四天五天么?”嘴角微微翘起,那是一种看穿一切运筹帷幄的笑容,他拍了拍沈江湖的肩膀,叹道:“那是因为你的寿元只剩下三天了,而你所谓的战将级实力,不过是燃烧寿元获得的。你以为死亡契约是白叫的?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吧?”

    见沈江湖惊疑不定,张顺道唏嘘道:“原本不想告诉你这些的,可我又不愿你糊里糊涂的就死掉了,毕竟我们也算共同经历过生死的朋友了。”

    看着张顺道那心有余悸庆幸无比的笑容,沈江湖幽幽道:“你说如果我不去找那十种妖血,会发生什么?”

    张顺道笑吟吟的说道:“你会被女妖留下的那道灵魂力量直接杀死,朋友,劝你不要反抗,接受命运吧。等你集体了十种妖物的心口妖血后,那女妖或许会饶你一命,苟延残喘总比死要好一些吧。”

    沈江湖伸手一招,焚妖火从蛇妖将的身上飘飞到了另外一些首领级的蛇妖身上,为了凝练火种,他不愿意浪费任何资源。

    张顺道见沈江湖不说话,笑的便有些嚣张了,道:“都是快死的人了,凝练出火种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本以为你会跟着那个我唯一看不透的女子修仙的,再不济也会跟着平妖山的小道士学些降妖除魔的本领,万万没想到你最后选择了妖侠一脉,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的。”

    沈江湖冷冷的看了张顺道一眼,道:“优越感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还是你觉得我不敢弄死你,所以就飘了?我凝练火种没意义,那你对我的这番冷嘲热讽又有什么意义?”顿了顿,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拳将张顺道打趴下,笑道:“为了让你的冷嘲热讽有些意义,这一拳免费送你了。”

    张顺道起身怒骂:“没吃饭么,这一拳软绵绵的!”

    沈江湖有些惊讶,问道:“就这么着急死?”

    张顺道抹了一把脸,无奈道:“我不相信你能集齐十种妖血,等死也是死,作死也是死,与其被那女妖灭掉,还不如被你打死。”

    沈江湖语重心长道:“小同志,这种想法要不得啊,被寄生术加身的是我,也不是你,我都没着急死,你急什么?”

    张顺道神情变幻几次,最后颓然道:“我也搞不明白我自己是怎么想的,我嫉妒你拥有了妖将级的实力,却又庆幸被施加寄生术的不是我。我感激你带着我一起取妖将心口妖血,却又埋怨你为什么一定要采那块幻铁,如果你不动那块幻铁,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可是,我又在想,就算你不去动,我也会想法设法的去搞一搞。刚才我见你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还在炼火,更不爽了,如果是我,我肯定会自暴自弃。”

    沈江湖嗤声笑道:“现在你就像一个多愁上的娘们!想那么多干什么?”

    张顺道叹道:“这一点我远不如你。”

    沈江湖闻言大悦,道:“你不如我的地方多了去了,看看我这一掌厉不厉害!”说罢一掌拍在蛇妖将的尸体上。

    张顺道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颤声道:“这是什么战技?看起来好像能吞噬生机?这是那个女妖给你留下的?”

    沈江湖笑道:“现在看来,那女妖对我还挺不错的。”

    张顺道突然嫉妒起来,骂道:“自然是不错至极了,这一来只要你能不停的吞噬妖物的生机,非但不必担心自己的寿元,反而会得到莫大的好处。到时候就算那女妖收回了那丝灵魂力量,你也能时刻保持妖将级的战力,我严重怀疑你跟那女妖有一腿!你老实回答,那只幼鸟是不是你跟那女妖生的孽种!”

    沈江湖心中却道:“这种能吞噬生机的战技只要传出去,必定会被名门正派所唾弃,所以还是让那个女妖替我背锅吧。”看过几本武侠小说的沈江湖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越厉害越霸道的功法,一旦被名门正派所知,必然会被冠上魔功的头衔,然后他将要面对的就是名门正派的围攻,要么交出功法,要么被打死。

    “啪!”沈江湖突然抽了张顺道一个耳光。

    “不是我,是手自己动的!”沈江湖一脸的慌张。

    张顺道悚然道:“妈的,那女妖的寄生术够高级的,竟然还能时刻探查你的动向,厉害,厉害!”

    祝各位读者元旦快乐,顺便求个收藏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