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妖界见闻实录 > 第77章 这个洞府有点大
    沈江湖觉得全身通泰,一股股暖意在经脉中流转,他的眼皮也越来越重,挣扎着撑开眼皮,问道:“前辈,你的洞府在什么地方?”

    人影说道:“以我为中心,方圆八百万里都是我的洞府。”

    沈江湖睡着之前唯一的念头就是:太特么坑了,这都快比得上整个华夏了,也好意思叫洞府?这么大的洞府,我去哪找仙帝一指的密卷去?

    看着昏迷的沈江湖,人影叹了口气,也开始缓缓消散,在完全消失前,自语道:“愿天下修士只为降妖除魔,不为成仙长生。”

    无泪城中,飞天王极为罕见的大发雷霆,不仅将最心爱的酒樽给摔了个稀巴烂,更是一拳破开了妖界与仙界的屏障,想冲过去斩几个仙王来消消气,最终被几个妖王拦了下来,一位妖王沉声道:“王,不必动怒,不过是让地球多了四个月苟延残喘的时间罢了,只要天书破碎,我妖族大军定会横推一切!”

    飞天王深深吸了好几口气,一脸不忿道:“我恨的不是地球上一半的人类多了四个月的寿命,我恨的是那个家伙明明拥有绝顶仙帝的修为,为何能出现在地球上?”这话一出,几个妖王也面面相觑起来,他们也不清楚其中的蹊跷。

    按照此时地球的承受力,别说仙帝了,就算一个妖帅踏出无泪城,地球也会直接爆炸,怎么可能让一个仙帝在地球上蹦跶?

    飞天王冷笑道:“合着是有人想针对本王啊!”这时一道黑影从妖王宫外顺着烛火的阴影去到了飞天王的脚下。不一会飞天王就自哈哈大笑。

    几个妖王只觉得遍体生寒,他们都怕这个飞天王一个不开心就会拿他们放血消气。这几个妖王都是老油条了,熟知飞天王的秉性,说好听点飞天王性子率真,不会秋后算账,也不会给你穿小鞋,说难听了就是喜怒无常,有仇必报,谁让他不高兴了,他就直接弄死你。

    “这个仙帝明显是作死!”飞天王怒道:“这货死了就死了吧,特么的偏偏把方圆八百万里当成了自己的洞府,嘿嘿,真够嚣张的!”

    一个面色黝黑的妖王说道:“王,这个洞府有点大啊。”

    飞天王怒极而笑,一巴掌将那个妖王拍了个半死,吼道:“这是有点大的问题么?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本王!洞府是吧,哼,老子这就给你拆了!”

    “传我命令,选出十名妖帅,百名妖将,先让它们自降境界,然后带着手下去那个狗屎仙帝的洞府中,只要眼前所见之物,全部毁掉!”飞天王吼道。

    几个妖王唯唯诺诺的领命,而那个刚刚吐完血的黑脸妖王好奇的问了一句:“王,为什么要让它们自降修为?”

    飞天王又给了他一巴掌,嘴角抽动道:“因为那个洞府只准初级妖将境界的妖物进入!”顿了顿,他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道:“不过那个仙帝还算讲究,对于修仙者也没有照顾太多,只允许飞升境界的修仙者进入,境界高于限定级别的都会被洞府规则所灭杀。”

    妖族没有妖帝,不是境界不够,而是妖族王级大妖的实力完全可以灭杀仙帝境的仙人,妖帅可战四品正仙,妖将可灭八品之下所有的修仙者,如果细分的话,妖将初期相当于飞升境界的修仙者,妖将中期则可灭九品正仙,妖将巅峰可灭八品正仙。至于首领级,这种小妖在无泪城比比皆是,只能搞定金丹境界之下的修仙者。

    在飞天王调兵遣将的同时,地球的修仙者也纷纷派出了门下杰出弟子前往仙帝洞府,仙界安插在地球上的棋子也纷纷去到了洞府附近。

    原本许清芙觉的时间紧迫,必须尽快布下绝妖大阵,可现在看来,还有缓冲的时间,于是她换了一身衣物,也飞向了仙帝洞府。在换衣服的时候,有件小事让她微微有些动容,在妖族降临之前,沈江湖为她准备了一些换洗的衣服,现在打开一看,不仅有衣服,洗漱用品一应俱全,在衣服的口袋里还放了一些现金。翻到最后的时候,她拿着几个护垫呆立当场,那坑坑洼洼布满伤痕的脸上布满了红晕,暗啐道:“真不正经。”

    不知过了多久,沈江湖悠悠转醒,刚睁开眼,他连忙向旁边看去,他记得在身旁应该有妖石的。

    “妖石呢?这是什么地方?”沈江湖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片刻,咬牙骂道:“谁把老子扔到这个地方的,那些个妖石怕也被别人给截胡了!”说到这里,他连连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只是就算他把自己抽的脸庞红肿,也不能缓解那种失去了十几亿的心痛。

    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看着半空上的白云,好一会才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服了自己,心情也恢复了平静。风从他身上吹过,他就觉得好像能与风交流一般,地上的小草好像也变的充满了灵气,再看远处的青山,只觉得青山当真妩媚。

    “这就是自然韵律?”沈江湖享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触,只觉得这才是人应该有的样子。不过想起渡仙劫时候的情形,他还是不寒而栗。

    “一共一百零八道雷劫,除去法宝帮我抵挡的三十几道,其余的都是我自己扛的,特别是最后那十道雷柱,差点没把老子轰死!”沈江湖心有余悸的想着。不过转念一想,他就觉得这次仙劫太不寻常了,所谓自家事自家知,他明白自己有多少斤两,按照他真正的实力,别说那十道雷柱了,就连之前的散雷他都挺不过去。

    “又是老王吧?哼,他是多怕我死掉啊?这次我睡了很久,可老王却没有露面,定然是因为抵挡雷柱而耗费了无数能量所致,他需要休息!”沈江湖嘴角浮现一丝睿智的冷笑。

    如果此时的老王能听到沈江湖的自言自语,估计也会感动,他都没想过自己有这么伟大。

    “咦,那边有个人。”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沈江湖拢了拢身上破烂的熊皮没有起身。

    不一会三个脑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女孩,两个男人。判断一个女孩究竟长的好不好看,唯一的方法就是你躺在床上,让她俯视你,如果那个时候你还觉得她好看,那么这个姑娘定然是千里挑一的美女。

    沈江湖看了一眼女孩,只看到了一张肥嘟嘟的脸庞,还有一个小小的双下巴,虽说算不上秀色可餐,可也不算丑。至于另外两个男人…沈江湖并没有观察男人的习惯。

    “站起来,我们有话问你。”一个男子喝道。

    沈江湖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只看这三人身上的穿着,就知道他们必然是隐世宗门的修仙者,毕竟一个正常人,一个能够融入现在社会的人,无论是修仙者还是普通人,谁会穿着一身象牙色的长袍?至于那个女孩,穿的则是传说中仙女的标配衣裳,一袭白衣。

    “你是这里的土著,还是遇到什么危险了?”身材修长,脸庞白皙的男子摇着折扇问道。

    女孩低声道:“柳师兄,我们应该先自报姓名与师门,这样比较有礼貌。”

    那位柳师兄还未说话,就见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高声道:“这位兄台,我们师兄妹三人是天机宗的弟子,我叫柴撼天,这是我师兄柳长风,这是我师妹温玉儿。”

    温玉儿嗔道:“柴师兄,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姓名是不能随便说的么。”

    柴撼天咧嘴一笑,一脸的歉意。柳长风冷哼一声,道:“果然粗鄙。”

    温玉儿噘嘴道:“柳师兄,不许你欺负柴师兄。”

    柳长风温和一笑,摇着折扇道:“好好好,都听你的。”说话间,一脸的宠溺。

    “这是什么地方?”沈江湖一脸呆滞的问道。这倒不是沈江湖耍诈,而是他当真不知道这是哪里。

    这话一出,天机宗的三个师兄妹倒是愣住了。柳长风诧异道:“这位兄台,你这人好生不爽利啊,明明是你先来这个地方的,怎的问我们这是什么地方?”

    柴撼天怒道:“哼,这小子奸诈,一身渡劫初期的修为,放在咱们宗里都算是不可多见的人才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想套我们的话!”

    沈江湖心中微微一动,哭丧着脸说道:“各位还请恕罪,小弟名为沈江湖,一介散修,昨天夜里见附近异光闪烁,心生感应,想来此寻觅机缘,谁曾想刚刚来到这里就见到一只巨大的青狼,我只与它交手一招就昏迷了,直到此刻方才醒来。”

    温玉儿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打量了沈江湖一眼,道:“算你老实。”

    柳长风微微一笑,道:“兄台脸上的伤痕是那狼妖所为?”

    沈江湖赫然道:“不是,是我自己抽的,我恨自己为什么如此没用,竟然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听到这话柳长风道:“果然有志气,只是你这身熊皮是怎么回事?”

    沈江湖如实道:“其实我刚刚渡劫不久,渡劫的时候衣服都被劈碎了。”

    柴撼天喝道:“别拿这些话来哄骗我们,渡劫而已,怎能连衣服都没了!”

    温玉儿连连点头,道:“就是,渡劫不就是温养法宝的一个必经过程么,怎么会劈碎你的衣服?”

    沈江湖一脸的惊讶,心中悲苦自知。

    柳长风道:“你们或许不知道,在修仙界,有些资质不好的甚至会在渡劫的时候被雷劫劈死,这位兄台只是失去了衣物,已经很幸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