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第十亿次重生 > 第四章 我所背负的十亿条生命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飞船里所有都人蒙了,这一切如同末日电影里一般,然而此时没有任何救世主。

    “老大!”张继带着哭腔看向高逸,“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会这样……”伊莎贝拉瞪大了美丽的双眼,喃喃地说道。

    高逸说:“鼹鼠行星毁灭装置,效率高,但是对星球环境影响巨大。星球内部的熔岩会在极短时间内形成一个大型蛋壳,在其自然冷却之后,星球内大部分资源都可以被回收利用。这是沃弥尔最习惯使用的武器,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利用星球资源对舰队资源进行快速补给。”

    “那……那人呢?”卢飞全身颤抖着问道。

    “蛋壳内部温度超过两千度。”高逸说,他并没有说完,甚至也不需要说完。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可悲的生命,蛋白质的变性温度实在是太低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不!这不可能!”伊莎贝拉尖叫着,“他们不是至善人吗?他是宇宙之中最善良的种族!是他们帮我们进入宇宙,是他们给了我们超能力,可他们为什么要摧毁地球!为什么!”伊莎贝拉瘫倒在地上,看着远方那团被火焰淹没的星球,眼中满是惊恐。不只是她,飞船里的所有人都根本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因为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一分钟之前,至善人还是善良的神,而现在他,他们竟然变成死神!

    “你还不懂吗?”高逸笑了,“这个宇宙只能容纳一个智慧种族,那么对你来说,是证明自己的存在的意义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更简单,还是将其他种族都杀光更简单?”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伊莎贝拉说道。

    “因为在这个宇宙之中,还有一条强力种族定下的默认的规则。任何不能使用反质量科技的种族,都被认为是低等文明。我们就好像还没有走出森林的猴子一样,我们是受到保护的。”高逸笑着对伊莎贝拉说道。

    “所以,他们才把这些超越我们发展水品的科技给我们……”张继喃喃地说道。

    “可即便我们是猴子,他们直接杀了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即便是强力种族的规则,在这种末日生存之下,也不会再遵守了吧?”伊莎贝拉高声喊道。

    “这应该算是强大种族之间的默契,或者虚伪?也许是他们不想被其他强大种族以这种欺负猴子的借口灭掉?谁知道呢?”高逸看着眼前渐渐变小的火球,低声说道,“猴子是有趣的,可若是猴子有朝一日走出森林,手中有了枪……”

    伊莎贝拉突然跳起来,一把抓高逸的衣服,高声吼道:“既然如此!既然你早就知道!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你为什么不重生回到我破译沃弥尔人信息之前!直接一枪打死我!”

    高逸滴着头,看着面前那个双眼红肿的美人。

    “你怎么知道我没试过?你知道吗?我可能是这世界上少数几个知道你以前长什么样的人。”

    “什么……”

    “可是没了你,也会有其他人,人类之中啊,永远有这么一群蠢货,他们永远都会因为一丁点小恩小惠相信有救世主从天而降啊。”

    伊莎贝拉绝望了,她那绝望的美丽依然完美,绝望之中的她更是别有一番魅力。

    但是,这对高逸来说毫无意义。

    液态的岩浆仿佛淋在苹果上的糖稀,一点点地,十分缓慢,却又难以遏止地,将整个地球化作一团炽热的火球!

    漆黑的宇宙之中,那原本蔚蓝色的美丽星球变成了红色,并且在冰冷的宇宙之中迅速降温,虽然隔着玻璃罩,可红外线依然透过玻璃辐射在每个人的脸上,让所有人的脸火辣辣的。

    高逸抓住伊莎贝拉,将她拖进一旁的废弃物排除舱。这东西的唯一用途就是用来丢弃废物。至善人的图纸上就是这么说的——宇宙太大了,大到你将垃圾随便扔进宇宙都不会有任何污染的道德负担。

    可此时,这里只有一个柔弱的女子。

    “老大?”

    张继刚要冲上去,却被安东一把拉住。

    “冷静。”安东低声说。

    高逸将伊莎贝拉丢进去,此时的伊莎贝拉也已经意识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是重生者!为什么你不提醒地球人避难!你明明可以做到!哪怕……哪怕是一个也好!”伊莎贝拉在排除舱内高声叫喊道。

    “因为没有意义,沃弥尔人会将整个地球完全点燃,会把地球的水和空气抽干,地上的岩浆将会与地下的岩浆完全融合在一起,没有任何有机物能够继续存在。我提前告诉他们,也只能让他们临死前因为争夺那毫无作用的避难所而变得失态。反正都是死,至少,留下一点地球人最后的尊严吧。”高逸说,看着远方那火红的星球,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微笑。。

    “你竟然还在笑?你还有没有人性!”伊莎贝拉看向高逸的视线充满了惊愕。

    “人性?”高逸靠近伊莎贝拉,低声说了一句:“我已经不需要那个了,回头见。”

    伊莎贝拉一愣,高逸却后退一步,气闸关闭,背后的气闸打开,伊莎贝拉瞬间被气流带出舱门。

    伊莎贝拉第一次发现,真空其实并不冷,相反,她还感觉有点热,有点烫。她首先感觉自己口腔里的唾液开始沸腾。然后,她感觉一种莫名的热流从脸开始爬满全身。望着远方那银色的飞船,伊莎贝拉呼出了肺中的最后一丝空气。她艰难地将手放在眼前,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枚子弹,那正是高逸刚刚给她的。

    失去重力的她在宇宙之中缓缓旋转,炽热的地球辐射出强烈的热能。红外线将面对地球一面的皮肤融化,而背对地球的一面又会冰结。

    伊莎贝拉是‘医者’,这种程度的外伤其实并不能立刻杀死她,可冷和热交替的痛苦却无法隔绝,然而她已经不在乎了。在内心痛苦的折磨面前,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了。

    望着地球,伊莎贝拉用肺部最后的空气说出了这三个字。

    “对不起……”

    飞船内,高逸回过头去高声道:“所有人各就各位,我们是这个宇宙之中人类最后的代表,我现在宣布成立人类临时政权。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会代表全人类拥有宣战、结盟,和贸易的权力!”

    然后,高逸高声对卢飞说道:“草帽!重新设定航向,坐标太阳,前进!”

    “但是老大这还有什么意义吗?地球都已经没了。”卢飞没有动弹,而是呆呆地望着眼前那颗巨大的糖苹果。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在不听使唤地颤抖着,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虚空辉光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反应力和胆量,可此时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过了他能承受的最大阈值。

    高逸走过去,强忍胃痛,勉强用自己还不太好使的肌肉将卢飞的脑袋扳过来,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我们能成功,那么时间就将会回到那个多云的中午,那个一切发生的时候。没有人会受伤,没有人会哭泣,也没有人会死亡。地球还是地球,我们也不会认识,这所有的一切都和我们无关。而如果你依然还在这里像是一个小屁孩一样哭哭啼啼的,我们也可以等着沃弥尔人来到这里,杀光我们,然后我再次重生,只不过下一次,我会狠狠抽你的嘴巴子!”

    卢飞涣散的眼神渐渐有了焦点,他咧开嘴,露出了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说道:“我懂了!”

    卢飞冲到自己的座位上,飞船立刻对姿势进行校正。

    突然,一艘纯银色飞船以极快的速度接近,它靠近在宇宙空间之中漂浮的伊莎贝拉,然后陡然停了下来,引导光束将她牵引进船舱内。随后,飞船内部强行切入一道通讯。

    这个宇宙之中最后的地球人们第一次见到了,至善人的真容。

    那是一群慈眉善目的老者,额头很大,看上去有些像是传说中的仙翁。素洁的长袍,搭配上和煦的笑容,任谁都无法心生歹意吧。

    在他们身后,还有几个老者正伴随着一台装置从镜头前经过,那台装置看起来像是一只悬浮着的碟子,它发出的光芒笼罩着一个已经被冰封的,有些肿胀的人。那人悬浮在空中,从制服看来,毫无疑问,那正是伊莎贝拉。

    然后,一个老者开口了。

    “你好,重生者。”他说,“我猜,你不是第一次逃走了,对吧。”

    高逸说:“是啊,真遗憾,虽然你给了我们虚空辉光,可你们的种族之中没有诞生一个重生者,你们无法阻止我们的逃离。”

    那老者面带微笑,说道:“没关系,你们地球智慧种族已经技术性灭绝。你飞船上唯一的女性在我这,那艘飞船并不具备克隆能力,你们几个的存在已经没有以任何意义了。”

    高逸说:“是的,我知道,我甚至知道这艘飞船的反质量引擎有设计缺陷,它只能运行一个小时,里面的零号物质就会被耗尽。”

    那老者微笑着说:“我们会很高兴看着你们这艘飞船之中陷入绝望,相互抱怨,最终因为食物耗尽而同类相食。这是我们在漫长的宇宙之中最喜欢的戏码,没有任何表演能够比得上最卑劣的兽性了。”

    高逸也笑着说:“如果说在我一次次重生之中最喜欢的桥段是哪个部分,大约就是我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您那可怜又无助的表情,真的是令我回味无穷,我们回头见吧,沃弥尔人的傲睿翁,希望您在回去领赏的时候猜一猜,毁灭了你们至善人的,究竟是哪个种族。”

    说着,高逸对卢飞打了个手势,卢飞一拳砸向控制台。小小的新希望号在极短的时间内加速亚光速,直奔太阳飞去,通讯也因为亚光速飞行而中断。

    没有质量,也就没有了惯性,众人在飞船之中并不难受,只是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太过于震撼,所有人都没有回过味来。

    “舰长,他们会追来吗?”安东低声问道。

    “不会,至少在我的记忆力,他们不会。”高逸说。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去哪?我们现在没有补给,零号元素也不多,我们甚至不知道宇宙里有什么在等着我们。”卢飞问道。

    “先去太阳,我们去找点东西。”高逸说。

    “太阳,那边有什么?”张继低声问问道。

    “地球存在的最后证明。”高逸说。

    【】

    从地球到太阳,光速需要八分钟,亚光速也不过十分钟左右。

    这十分钟大约是所有人最难熬的十分钟,不久之前,每个人都高高兴兴的,以为自己将会成为整个地球的英雄。而现在,地球在众人面前被炸毁。小队成员之一变成了叛徒,被丢进了宇宙空间,而那所谓的至善人,也变成了敌人。

    “仰望星空,满目皆敌啊。”安静之中,高逸突然说道。

    “老大!”张继看向高逸,“你能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你想知道什么?”高逸反问。

    “全部。”张继说。

    “我做不到,我重生能够带回的记忆并不多,而且缺少外部刺激我没有办法唤醒记忆。”高逸说。

    卢飞回过头去,问道:“逸哥,听你的语气,你不是第一次重生到这个时间吧。”

    高逸点点头,说:“不是。”

    “那么,你究竟重生了几次?”卢飞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高逸眼角微微抖动了一下,原本一直绷地紧紧的身体突然松懈下来,他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个稍微随意一点的姿势,然后他的视线扫过这艘飞船之中的其余三个人。

    “你们知道,我的重生,是什么原理吗?”高逸问道。

    几个人都摇头,他们都知道高逸可以通过重生的方式进行时间回溯。他们的小队更是借助高逸的时间回溯能力,多次从其他国家的小队的陷阱之中死里逃生,最终成为地球唯一的一支拯救者小队。

    可没人知道他是如何重生的,高逸甚至也从未自己说过。

    “智慧生命在这个宇宙之中有着独特的运行方式,每一个智慧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按理说,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什么时间回溯的能力。可是我却做到了,因为我可以将我们世界上随机一个人的存在彻底抹除,代替他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个人的存在将会从根源上消失,不会有人记得他的存在,甚至是我。”

    “那么……”张继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我究竟重生了多少次。”高逸说,“但是我依然记得,我们第一次意气风发地从地球出发,满心欢喜,以为我们将会成为进入宇宙的第一人,人类世界将会迎来文明的爆发。可事实上,我们甚至都没有走出月球,便在半路被至善人炸死。那个时候,地球的人口,是一百亿。”

    “一百亿?”

    张继和卢飞几乎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是啊,一百亿。”高逸苦笑着说。

    卢飞都傻眼了,他仔细咀嚼着这句话的背后的含义,然后瞬间瞪大了眼睛。

    “可我们记得人口是九十亿……也就是说,头儿,你已经重生了十亿次?”

    高逸点点头,长出了一口气。

    “是啊。”

    安东眉头紧皱,他沉声问道:“我们,一次都没成功?”

    高逸摇摇头,说:“没有。”

    然后他站来,看着远方那个正在一点点变大的太阳,说:“我不断重生,不断代替别人的人生,不断寻找着拯救人类的方式。可是,每一次我们都输了。一开始,我还仔细地将每一次失败的原因牢牢地记在心里,可是随着我死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我甚至连我自己都记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我不断更换变量,不断做出不同的选择和尝试。甚至有那么几次,我们都已经站在了这个宇宙创造者的面前!”

    “可惜,我们还是输了。”

    高逸从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一瓶水,喝了一口,没有半点惯性的瓶子握感非常糟糕。

    “或者说,我就没听说过,这个宇宙之中,有哪个种族最后赢了!”

    沉默,再次降临在整个飞船内。无论是张继,卢飞,还是安东,他们此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因为他们突然发现,此时任何语言都失去了意义。

    “然而,我还是决定继续下去。”高逸突然开口,“我的身上背负了十亿人的生命,无论我想不想。只要我死了,我就会重生,就会有一个人的存在被我剥夺,我甚至不能终结这循环。除非,我们能最后赢下来。只要我赢了,一切都将会被重置。地球将会从这件事摆脱,而我,也将会能够从这无尽的循环之中解脱出来。”

    “所以,只要是为了赢,我将会不择手段。”

    “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