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28章 忘恩负义,当杀则杀!
    轰!

    袁术上前一脚,再次将张炳踹飞在地。

    这家伙太彪悍了。

    再者体格威武,气势凌厉。

    一时间,围观的诸多宾客,竟然无一人敢开口劝阻。

    “噗……”

    张炳踉跄着起身,还没站稳,一口猩红的血迹,从嘴角慢慢溢出。

    周边众人呆若木鸡。

    今天本是张炳乔迁新居的大喜事,不曾想,竟然遇到了人上门找茬。

    可,沉下心来,仔细琢磨。

    这事情,的确透露着一丝古怪。

    先前,大家以为张炳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生意,从而赚了点钱。

    但,时下被人将底细扒了个底朝空,名下既无公司,又没什么过人的本事,那,钱从哪里来的?

    一夜暴富,终归是神话。

    莫不是,这家伙真做了什么缺德事,从而被人揪了出来?

    “你,你凭什么打我?”

    李韵看不下去了,他连忙护在张炳近前,声嘶力竭道,“还有,我家有没有钱,怎么赚的钱,关你啥事?”

    宁轩辕静静抚摸着尾指,神色冷漠,“我有个朋友,叫周子扬!”

    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无数人脸色都跟着变了。

    周子扬这三个字,在苏杭,可是禁忌之谈,往日里,谁敢公开提及这个名字?

    若是被那个女人听到,绝对要大祸临头。

    现在,这个名字陡然被提到,谁不心里咯噔一下?

    相较于惶恐不安的众多宾客。

    张炳和李韵,则眉头猛跳,表情古怪,在经历来了一瞬间的心虚之后,两人对视几眼,均是下意识死咬唇齿。

    “是不是觉得,人离世了,就能死无对证?就能高枕无忧的吞了那笔养育金,然后,将青青扫地出门?”

    青青二字说出口,张炳的脸皮再也绷不住了。

    一年多前,他就将这孩子遗弃了。

    以青青四五岁的年纪,要不了多久,便会自生自灭,到时候,便能过真正逍遥快意,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怎么,现在成了这样?

    “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张炳预感事情不对劲,这个家伙,知道的底细,怕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这个时候,死不承认,方是当务之急。

    但,他可以不承认,现场的邻居,亲戚不是傻子啊?

    “你们不是说,青青出意外,过世了吗?”

    “还有,青青与那个姓周的到底什么关系?你是她干爹,莫不是青青是……”

    也不知道哪位亲戚,颇感惊诧的脱口而出,等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不敢多嘴。

    一个活人,养了几年,突然消失。

    如果一直不提及,兴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彻底被人遗忘。

    然而,现在再翻旧账。

    立马就引起了小面积的非议。

    “你胡说八道什么?青青已经过世很久了,你突然提到她,岂不是在揭我们胸口的伤疤吗?”

    李韵倒也机灵,一声哀嚎,连忙哭哭啼啼起来。

    那种死去活来,痛彻心扉的姿态,让一众人,暗自心疼。

    “青青就在外面,你要不要见见?”宁轩辕冷笑。

    李韵,“……”

    张炳,“……”

    李韵神情一滞,哭得梨花带泪的脸,以一种滑稽的姿态,定格当场。

    张炳则四肢抽动,惶恐不安。

    “我,我想起来了,当时青青因为失足落水,我们虽然心疼,可苦在找不到孩子的尸首啊。”

    “莫,莫非,这孩子福大命大,被人给救了?”

    李韵捂着胸口,再次声嘶力竭,让后探起脑袋,语气悲挽道,“我可怜的青青啊,干娘这几年日念夜念,整个人都憔悴了。”

    “没成想,你竟然没死,感谢老天爷,感谢老天爷开眼。”

    上了年纪的妇人,最善于察言观色,眼瞧着局势不对,顿时做出一番人见人怜的悲惨姿态。

    甚至猛然起身,就要冲到门外,奔向那辆停靠在门口的商务车。

    袁术二话不说,当场拦住。

    “我要见青青,虽然没有血缘,可,她也是我的孩子啊。”李韵故作着急道。

    宁轩辕没搭理这个戏精般的妇人,他两手垂落,同时看向张炳,“他生前信任你,故而将孩子托付于你。”

    “为了免你生活压力,一次性斥责两千万,目的,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他。

    生前。

    两千万。

    这一串字词,联想到一处,哪怕是再傻的人,也猜出了大概。

    同时,也解释通了,以前看起来敦厚老实,家底普通的张炳,为什么一夜之间,陡然暴富起来。

    原来,他吞了那笔钱,就在周子扬死后。

    并,伪造出了青青意外过世的证据。

    这……

    “老张,你说说话啊,别什么都藏在心里。”

    李韵眼看着张炳没有半点垂死挣扎的迹象,于是跑到他跟前,摇晃着后者的胳膊,大声催促道。

    “别演戏了,该查的,能查的,我都查清了。”

    宁轩辕双手抚按太阳穴,吩咐袁术,“清场。”

    “无关人等,烦请离开现场,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袁术大手一挥,做出了送客的姿势。

    现场诸人左看右看,没敢逗留。

    耽搁几秒,当即作鸟兽散。

    只是,先前站出来说话的金丝眼镜男张涛,又转过头,大言不惭道,“老张有些事情,即使做错了,可也轮不到你来问责。”

    “你既没资格,也没权利。”

    张涛推推眼镜,又道,“再者,哪怕他们真有对不起青青的地方,终归是孩子没死,就该原谅他们。”

    “毕竟,人活着,一切都能被原谅……”

    典型的道德绑架,因为没死,所以任何过错都能原谅。

    “你有儿子没?”宁轩辕转过头,突然问道。

    张涛一愣,完全不理解宁轩辕这句话的意思,“两个儿子,怎么了?”

    “我要不将你儿子全部打残了,然后再向你报以歉意?”

    宁轩辕咧开嘴,似笑非笑道,“反正只要没死,我道歉,就该被原谅?”

    张涛,“……”

    “行?或者不行?”宁轩辕质问。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我说错话了,抱歉,实在抱歉。”

    张涛着实吓了一大跳。

    这种人,他惹不起。

    “滚。”

    一字呵出,立马人影消散。

    等到人去楼空,现场再无其他闲杂人等,宁轩辕也站起了身,并眼光灼灼得注视着张炳,李韵夫妻,“做人一旦失了良心,活着完全没必要。”

    “埋了吧。”

    张炳,“……”

    李韵,“……”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