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永夜咖啡馆 > 第15章 至亲至情
    医院的停尸房之内,此时此刻空无一人。

    艾疏走到了两具尸体的旁边,然后示意周牧将房门暂时关上。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检查尸体还要暂时关闭房门,周牧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关上了门,并且用自己的身体靠在了门上,然后抬了抬手,示意艾疏可以开始了。

    艾疏白了他一眼,没有多加理会,而是将两具尸体盖着的白布同时掀开。

    其中那名周医生的死法倒是与先前的那名医生死法相同,都是死在噩梦之中。

    至于另外一名负责抢救的医生,导致他的死因主要还是残存的鬼力。

    艾疏观察着那些微薄的鬼气,双目之中露出的却是复杂的神情,因为这种程度的鬼力仿佛超出了自己先前对于那个厉鬼威胁的判断。

    艾疏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空瓶之后,放置到了一边死去的周医生身旁。

    只见艾疏用手轻轻比划了一个抽拉的动作之下,周医生的身体竟然猛然抖动了一下,随即那股灰蒙蒙的噩梦能源就从周医生的脖子之上渐渐的脱离,进入到了艾疏拿出的小瓶子之内,看上去就像是存放着某些特殊填充体的实验设施一般。

    “你这是再干什么?”周牧见到艾疏竟然从尸体上取走了什么东西,连忙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很简单,出来帮你调查的报酬。”艾疏没打算掩饰自己的目的,直接的就说了出来。

    这么直接的回答,反倒是让周牧微微一愣。

    不过艾疏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人家现在早就不是警察局异能组的成员了,哪有什么必要无偿协助调查工作以及捕获工作呢?

    “可以确定一点,三名死者的凶手都是相同的存在,按照我的推测就是那名因为医疗事故意外因为手术死亡的白羽。”艾疏收好了小瓶之后,一边说着,一边将两具尸体的白布重新盖好。

    “哦?怎么说呢?你又是怎么确定的?”周牧问道。

    “很简单,因为我就是知道,既然你没有办法知道,就没有资格质疑我的答案。”

    周牧被怼的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好一脸无奈的回到:“可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如果说杀死两名导致医疗事故的医生是为了报仇的话,那杀死那名负责抢救的无辜医生又是为了什么?”

    “答案你不是说了?”

    艾疏的一句反问让周牧微微一怔。

    “这么久一点长进没有,你都说了,负责抢救,抢救一名仇人,难道不算是理由么?”艾疏轻哼一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就打算离开停尸房。

    “照你这么说,为什么他不把所有的人连带着司机和护士,甚至是我的组员都杀了?”周牧追问道。

    “因为他现在还没有那种程度的能力,不过如果他继续保持着这种程度的杀性,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做到了,到时候就算是你找我,也未必能够对付了他。”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个噩梦师是无辜的?”

    艾疏突然回头,双眼注视着周牧的双眼,缓缓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是。”

    “那不就对了?当时救走这个鬼魂的,就是噩梦师,并且教会他如何利用鬼力杀人的,同样是他。不得不说,这名叫白羽的青年,天生灵魂之中就带有这一些超出凡人的通灵特质。”

    说着说着,周牧已经跟着艾疏走到了医院之外。

    “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既然你说的已经这么危机了,我们难道不该做些什么么?”周牧一把拉住疾走的艾疏,表情严肃的问道。

    “你拉我只是在影响时间,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应该立刻调集异能组的人手,全部聚集到白氏的豪宅处。”

    “嗯?这是为什么?”周牧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却还是询问了理由。

    “很简单,既然化成了厉鬼,下一步就会蚕食自己的至亲,通过你的特殊身份,我在你们警局的系统中发现这名白羽还有着两名直属亲属以及一名妹妹。说不定下一个受害者,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或者是全部。现在,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耗着,等一会,让你的人按照我布置的监察处停留,有一个位置没人的话,下次你就再也别来找我。”

    话罢一刻,只见艾疏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周牧的眼前,就仿佛刚刚面前的人从来都不曾存在一般。

    只有着淡淡的清香,从空气之中飘了过来。

    白氏的豪宅,在沪市三环的独栋别墅区之内。

    占地数万平方米之内,只有着三十来栋面积中等的独栋别墅,就已经能够说明白氏家族所拥有的财力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此时的白氏豪宅之内,到处都挂着白色的布条,宣告着家庭内的悲伤。

    家里的儿子死了,对于拥有家族企业的富贵人家总是一个最大的打击。

    最重要的是,白羽的死,对于他们一支今后在家族之内的地位,同样也是相当大的打击。

    白家的女主人,此时正在客厅之内轻声抽泣。

    儿子的死亡对于母亲而言,从来不涉及任何的利益。

    几天的哭泣之下,白夫人早就已经是面容憔悴,满脸病容,好像白羽的死,也让她丢掉了半条命一般。

    “我的孩子,你还这么年轻…呜呜…”仿佛是在自说自话,又仿佛是在回忆过去。

    可此时的客厅,却渐渐变得阴冷了起来。

    白夫人感觉到温度的变化,这才渐渐放下了自己抹泪的手,看了看一边的温度计。

    零摄氏度?

    刚想要站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一道自己日夜思念的身影竟然穿越了墙壁,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羽儿?!真的是你么!你这是?”白夫人面露激动神色,此时的她因为见到了自己痛失的爱子,已经分不清自己所见的是事实,还是日夜思念出现的幻想了。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对她而言,能够见到自己的儿子,就是人生之中最为幸福的事情。

    白羽缓缓飘到了白夫人的面前,面容之上只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母亲,是我,您还好么?”

    简单的一句询问,却是让白夫人的泪腺再次忍受不住,泪水自流。

    “羽儿,母亲我巴不得能够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回你的生命啊。”白夫人泪水落个不停,白羽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在白夫人持续哭泣了一阵,停了下来之后。

    白羽才幽幽的说道:“母亲,您知道么?其实我的死,是被人害的。可是,您却没有为我报仇,所以我的灵魂难以得到平息。”

    “什么?!你说什么?羽儿,到底怎么了?!”白夫人听到白羽的话,面露诧异之色。

    “我说,我是被人害死的啊!你为什么不替我报仇啊!为什么!”白羽的脸色渐渐发生了变化,眼球半耷拉着仅由一条神经牵连,并且此时此刻七窍流血,看上去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白夫人却是面无表情,就好像分毫不为这幕恐惧所动一般。

    “羽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都是我的好羽儿,你不会以为这么吓母亲,母亲就会不认你了吧?羽儿,看到你变成这样,母亲真的很心痛,你知道么?”

    白夫人的话痛彻心扉,可在此时,随着一阵鼓掌的声音传来,伴随的还有一阵轻微的香气。

    只见白夫人闻到了香气之后,竟然直接得倒在了沙发之上,进入了酣睡的状态之中。

    艾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夫人的身后。

    “你有着这样的母亲,难道还要继续错下去么?”

    求推荐~求收藏~原本说好的两更恐怕要推迟一下了,因为有些剧情进行了重推,进行了修改,所以……你们懂得,请多见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