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三国之建筑塔防系统 > 第134章 施粥为题
    “当然,也不尽然。”

    魏种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只不过如今宦官深的陛下宠信,张让等人被称之十常侍,若想绊倒十常侍,只能从陛下身上着手。”

    楚飞闻言心中暗暗点头。

    太平盛世皇帝就是天,说什么就是什么,除非你造反。

    哪怕楚飞有着几千年的知识,如果让他去朝中做官解决大汉的危机,那他也觉得几率很渺茫。

    当然,这还是不考虑政治因素,如果加上的话,那能不能在朝中站稳脚跟都是两说。

    “不错,十常侍深的陛下宠信,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想要在短时间内根除断无可能。”

    楚飞没有把话说满,魏种的心性他已经了解了一些。

    这种人获得利益的前提是先求自保,如果说出惊世骇俗的话来,肯定会将他吓跑。

    如今楚飞身边紧缺谋臣,自然是先找到一个合适的再说。

    更何况这种人也有优点,如果一帆风顺的话,那么这一类人无疑是会帮到你很大的忙。

    两人说话间,李源已经能呢退了回去,邴原并没有出来点评。

    毕竟这种事情明眼人一听就听出来了,漏洞太多,优点太少,就算是想点评也无法开口。

    见邴原并未点评,那李源多少有些失望。

    不过李源开了个好头,后面的人纷纷站出来表现。

    而后面这些人没有在继续说这种事情,毕竟开场不利,众人多多少少会认为邴原不愿提及国家之事,便转而开始诗词歌赋。

    楚飞听得着实无聊,没多久就开始打起了哈欠。

    就在这时,邴原主动开了口。

    “诸位可知今日临淄城外设下的粥棚?”

    邴原的面子那必须的大,他一开口,众人纷纷附和。

    “这是自然。”

    “听过听过,也不知刺史大人为何要多此一举。”

    “此乃大善之举,自然知晓。”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有身份背景的,多多少少会听过一些。

    当然,也有并不知晓此事的。

    这些人要么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要么就是外地来的,施粥才刚刚开始,而他们又在来淄文宴的路上,自然无法得知。

    不知道的人自然皱着眉头,有朋友的赶紧问朋友情况,没朋友的或朋友也不知道的就只能缩着脑袋暗暗叫苦,错失了这次表现的机会。

    得到众人的答复,邴原继续说道“那今日便以施粥为题,诸位可畅所欲言,可否?”

    他的话哪会有人反对,自然又是一阵附和。

    楚飞也想听听其他人对这件事的看法,收起了瞌睡的心思精神了起来。

    “我先来!”

    爱出风头的人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李源。

    楚飞原本还没怎么注意,此时才想了起来,刚才站出来职责他的人正是这个李源。

    “此举看似大善之举,实则不然。”

    如同之前一样,开场白都选择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方式。

    同样的,众人的反应依旧如此,皆是小声议论开来。

    李源自信一笑,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继续说道“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朝有禁止流民的铁律,龚刺史此举无疑是逆水而行。”

    众人顿时恍然,是了,流民是被禁止的,这么做不就是在打朝廷的脸吗?那朝廷会给你好脸色看?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问罪。

    “不过龚大人贵为刺史,自然不会做如此忤逆朝廷之事,故其中必有蹊跷。”

    李源再次开口,却让众人更是恍然。

    楚飞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事是他提出来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东西,怪不得龚景会犹豫那么久。

    他不是不知道禁止流民的事情,刚开始筹建昆仑村时他就已经得知,只不过这段是时间过去了,早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此时若不是李源再次提起,他都已经忘了。

    不过楚飞也认识到了口才好的重要性,为什么谁都知道传销不是好东西,却依旧有那么多人投入其中?

    二十一世纪可没有那么高端的科技,直接将意识复制到脑海里。所以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语言洗脑。

    如果语言能力不够强,自然就做不到这一点。

    此时的李源不就如同传销组织一般,带动着所有人的思维吗?

    李源并不知道此时的他已经被楚飞打上了传销组织的标签,他只关注着大多数人的神情,显然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场面。

    “既然事有蹊跷,那某便斗胆猜测,刺史大人是想以施粥的名义将流民聚集起来一网打尽。”

    “噗嗤!”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楚飞口中传出,一股水渍喷在了前面那人的背上。

    “你作甚!”

    那人转过头怒目而视,赶忙拍打身上,试图将水渍拍走。

    而李源则是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了过来。

    ‘是他?’

    显然,他记住了楚飞的样貌,而且印象深刻。

    “哼,果然是蛮夷之士。”

    原本楚飞还在朝那人道歉,听到李源的话顿时不乐意了。

    “蛮夷怎么你了?说这个是蛮夷,那个是蛮夷,蛮夷是你家开的啊?”

    李源闻言一挥衣袖,似乎跟楚飞争吵降低了身份一般,转过头不看楚飞后冷声说道“不知所谓。”

    楚飞早就看李源不爽了,此时又听到他说出一网打尽的言论,更是心中不平,哪里会让他这么轻易的逃脱。

    “井底之蛙却敢言天,也不知道是谁不知所谓。”

    此话一出,李源瞬间就被激怒。

    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来淄文宴就是为了显摆的。

    可如今却被一个粗俗之人鄙视,他哪能乐意。

    “呵,好一个井底之蛙却敢言天,某倒要听听足下的高见。”

    见李源接招,楚飞嘴角一扬走出了人群,随意的朝邴原拱了拱手说道“我华夏之外皆为蛮夷,殊不知世界何其之大,不过这些你也没机会见到自然无法查证,那便说说眼前的事情。”

    听到楚飞这话,李源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刚要开口嘲讽,却被楚飞的话打断。

    “我朝禁止流民出现,而并非是有了流民必须解决,以施粥聚集流民将其一网打尽?你是说龚景脑子有问题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