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王者荣耀之有我无敌 > 第32章 年轻怎能没梦想
    自羊城赛区选拔结束后,全国一个个赛区陆续落幕。

    远在几乎无人问津的渤海湾的津海赛区,此时比赛也进行到了后半段。

    毫无疑问,沉寂三年,沦为弱旅的南大,是津海赛区这届的黑马——前五轮全胜战绩。

    天石也是全胜战绩,但他们是往届的强队。

    津海强队之一天工自第一轮输给南大后,接下来的四轮也全胜了。

    目前来看,南大,天石,天工都有出线的机会。

    只要天工把天石打败,最后一轮再赢了,而天石又把南大打败,他们就和天石同等积分。

    即便南大第六轮赢了,也只是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重新角逐晋级名额。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现实是。

    第六轮比赛的时候,跟天石的比赛,本届最大目标是打败天石的天工,最后输掉了比赛。

    这是一个寒冷的夜晚,津海今年的第一场雪终于降临。

    出了比赛场,来到大街上,天工几个主力队员坐路灯下,顶着鹅毛般的大雪,一个个一言不发。

    津海赛区,天石六轮全胜。

    南大也一样,六轮全胜战绩。

    而天工六轮输了两轮,彻底出局,失去晋级的最后一丝希望。

    津海赛区的出线名额,现在出现在天石和南大身上。

    其它战队,跟天工一样,早早出局。

    “队长,对不起了。”刚刚大一的胡军坐地上,伸手捧起旁边的积雪,脸色黯淡。

    乾多多仰头,呼出一口气,像是在吞云吐雾。

    天工最后一次代表津海赛区参加全国大赛,是在三年前,乾多多还大一的时候。

    不过那时候,还很稚气的乾多多,还是天工的替补。

    虽说去了全国大赛,但他一次登场的机会都没有。

    全国大赛的队伍都太强大了,主力不出现不可抗力因素上不了场,替补通常都没什么机会出场。

    三年前,天工小组赛没出线的希望后,倒也换过替补上场练兵,但没有全部让替补出场,而只是给了三个名额。

    恰巧,乾多多没在那三个名额内。

    回来后,接过师兄师姐手中的棒子,成为了主力的乾多多,带领的天工却接连败给这些年的劲敌天石,失去参加全国大赛的机会。

    今年,是乾多多最后一次去全国大赛的机会。

    大四生,多数早就实习去了,乾多多却没有,还在打比赛,为比赛做训练。

    “队长,对不起,没能圆你的全国大赛舞台梦。”同是大一新生的王晨也惭愧道。

    这轮比赛,打得很激烈。

    天工和天石打满三局。

    天工是率先拿到赛点的,最后却被天石连扳两局。

    “谁有烟?”沉默良久的乾多多伸手,外面虽冷,但冷不过此时他的心。

    “我有。”

    “我有。”

    有两个队友立即往口袋里掏烟。

    乾多多接过烟掏得较快的那个队友手中的烟,烟嘴刚含在口中,队友的打火机便凑过来,一道火焰升腾。

    “谢谢!”烟点上后,乾多多说道。

    说完就不停地咳嗽,被呛着了。

    几个队友心中不是滋味,这就开始生分了。

    以前的队长不会这么跟队友客气的。

    这轮比赛,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被烟酒摧残身体和意志,乾多多从来不抽烟喝酒。

    只为全国大赛全力以赴。

    这一口烟,让乾多多晕乎乎的,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流个不停。

    果然是个能污染人大脑的东西。

    不过梦想既然破碎了,抽抽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过两天,我就去实习,天工接下来交给你们了啊。”抽着烟,眼睛通红,乾多多却是笑着对身边的队友说道。

    他的笑容很灿烂,但却让队友们很难受。

    队长其实还有个更大的梦想,去青训赛。

    青训赛是对全社会开放大门,但他们最看好的,是他们主动邀请的人。

    而青训赛主动邀请的人,多数是在全国大赛上邀请的。

    全国大赛的路断了,本就没多大信心主动报名青训赛的乾多多也就彻底断了这个念头。

    “老乾,你不准备青训赛了吗?”同是大四的一个队友问道。

    百星选手,两千巅峰赛积分,年龄低于二十五岁,是有资格报名青训赛的。

    但那也只是有资格。

    如果报名的人过多,青训赛接收有限,就会从中筛选条件最好的一批。

    “哪有这么简单的,在校学生,咳,都没能进全国大赛,咳,报名,咳,我这已经二十二的年纪,是不会通过的。”乾多多不习惯抽烟,被呛得不行,但还坚持一口一口地抽。

    抽的不是烟,也不是寂寞,而是斩断过去,重新开始。

    听了乾多多的话,队友们不再多说。

    他们都是有电竞梦的人,对这行了解很深。

    乾多多说的是事实。

    全国赛都进不去的队伍,青训赛是不会关注的,更别说kpl联盟战队了。

    除了玩家报名,青训赛主动邀请,也有一些特别玩家,是kpl联盟战队推荐过去的。

    联盟战队想要某个新队员入队,不能直接招募,只能从青训赛里面选。

    这么一来,钟意某个新人的战队,就会把这个新人推荐去青训赛试训。

    只要这个新人试训通过,他们就有机会招募到这个新人。

    当然,也有一些意外,比如A战队推荐的新人甲试训通过,但有优先选择新人权的B战队相中了新人甲,直接签走。

    而新人甲是没有选择权利的,A战队也无能为力。

    除非A战队提前和B战队私底下达成某种协议。

    当年北海战队在等风没加入前,是联盟末流战队,拥有一支状元签。

    而羊城战队相中了一个新人——后来的四大天王之一。

    于是,羊城管理层和北海战队交易,把身价最高的等风和身价一般的清风交易出去,换取状元签,和另外后来的三大天王。

    当然,这个交易涉及的战队不止北海战队一个,过程很复杂。

    不管过程如何复杂,令人讽刺的一点是,羊城战队换到的状元签拿下的那个未来天王,早先是等风相中的。

    结果帮着东家数钱,被卖的是自己。

    “我要回归现实了,你们可以继续做梦下去。”乾多多笑着笑着,就哭了:“你们这个年纪,就应该做梦,不要害怕被嘲笑,年轻怎能没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