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王者荣耀之有我无敌 > 第18章 找李白要去啊
    吃完发育路兵线,拿掉边路河蟹的猴子头顶瑶公主,进入天工红区出口草丛。

    他没有去打龙,也没回自家蓝区打野。

    正常的话,此刻的猴子九成会去打龙,或是回自家野区刷怪。

    天工的辅助孙膑意识很好,担心猴子蹲人,开启二技能时之波动,过去探草。

    这一探,把自己探没了。

    猴子的细节操作令人惊叹,被孙膑探到视野的他,没有第一时间放技能。

    也不是没放,他放二技能了。

    但他的二技能放完后并没有立刻敲人,而是一个身法,把孙膑当跳板,落进对方防御塔攻击范围。

    “我特么的!”孙膑后面,防御塔内的不知火舞想骂人。

    他进入猴子攻击范围了。

    而瑶公主,带的召唤师技能是干扰。

    怎么办?

    正常退后已经来不及了,放二技能的话,是能减速敌人,增加自己的移动速度。

    可放二技能,也会让不知火舞停滞短暂的时间。

    跑不掉,那只能搏一搏了。

    起手一或三技能都差不多,二技能降低对手法术防御是来不及了。

    看谁先控制谁。

    猴子本身有控制技能,他头顶上的瑶公主也有控制技能。

    电石火光间,不知火舞直接开大,铲向猴子。

    可令他崩溃的是,猴子开启一技能了。

    猴子的护身咒法为他抵挡住不知火舞的大招,获得0.2秒的无敌效果以及一个护盾。

    于是,哐哐两下,不知火舞没了。

    第一下,没晕住不知火舞,那是一技能后的强化普攻。

    但第二下是猴子的大招技能,不仅晕住了不知火舞,连孙膑也被晕住了。

    不知火舞的大招是往外推人来着,结果没推到人,把自己推到孙膑身边。

    猴子的目标是不知火舞,孙膑只是敲一送一。

    “这是互相伤害吗?”周瑜明哭笑不得。

    孙膑算是把不知火舞坑了一把,然后不知火舞把孙膑拖下水。

    “我没了。”不知火舞倒地,天工比赛室里响起一道沮丧的声音。

    “我也没了。”又一道声音响起。

    孙膑也没了。

    猴子和瑶公主是没能秒杀不知火舞和孙膑,但公孙离赶来了。

    一血后,再次双杀,礼堂里一片欢呼声。

    今年来观看比赛的南大学生很多,名副其实的主场。

    不像前两年,完全不像主场该有的人气和气氛。

    许铭星坐在位子上,有些发呆。

    这是高端局吗?

    赛区选拔赛的赛事不能跟全国大赛比,也不能跟kpl比,更不能跟汇集所有国家最顶级职业选手的奥运赛事比,但也能比拟百星局。

    百星局不能组队排位,队友都是临时的,整体配合的观赏性大体上是比不上赛区赛事强的。

    王者局都开始销声匿迹的猴子,在赛区赛事上出现就很不正常了,结果开局三分钟三个人头。

    许铭星此时的心情比被杀的李白和不知火舞、孙膑都沮丧。

    南大的运气也太好了。

    天工也不争气,扶不起的阿斗。

    礼堂里的南大学生是多,多数也玩过王者荣耀,但大部分并不了解高端局操作。

    杨枫拿猴子,在这些人看来,没什么不正常。

    他们只高兴南大拿下第一场比赛后,第二场开局也很顺利,三杠零呢。

    猴子打空上路后,还是没回自家野区,直接钻入龙坑打龙。

    天工的法师和辅助还等着复活,中路的百里守约连探视野都不敢探,猥琐缩塔底下。

    拿下暴君,猴子还是没往自家野区走的意思,徐佳玉问道:“还不打蓝吗?”

    “找李白要去啊。”杨枫理所当然说道。

    天工蓝区野怪已经刷新了,李白也早就复活。

    玩李白的胡军要是听到这话,估计能撂下比赛过来干架。

    怎么说我也是百星选手,士可杀不可辱。

    此时的李白刚打完自家蓝区野怪,蓝怪是最后打的。

    红区野怪还没刷新,就算现在赶过去,时间也没到。

    于是,刚四级,落后猴子两级的李白,只能去下路蹭一波队友兵线。

    蹭完兵线,李白拐进自家蓝区,借道去红区。

    刚进自家野区,胡军亡魂皆冒。

    尼玛。

    猴子一棍子就敲过来。

    李白连忙按二技能,但还没放出来,猴子又一记大招。

    被控住了!

    胡军顿时心底一凉。

    两秒后。

    果然。

    李白倒地。

    “你管他那么多做甚么,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丢下这么一句话,猴子扬长而去。

    去尼玛的猴子!

    胡军从来没这么讨厌过猴子。

    驻扎中路的乾多多以手扶额,这特么的是百星选手玩的李白吗?

    没辅助保护,你就弱得跟个婴儿似的。

    眼都给你放好了,还被抓。

    胡军则心底埋怨,玩个百里怎么不知道放眼?

    猴子什么时候从上路峡谷穿过中路来我不知道你中路也不知道吗?

    此后,天工的野区成了南大家的,猴子把李白的野反得他野区都差点不敢进了。

    李白不是蓝领打野,强势期还是中后期,但前期被打成这样,还哪来的中后期?

    这一局,天工比第一局还不适应南大的打法。

    在打野节奏崩了之后,紧接着是上路,然后是中路。

    有干扰,有追击控制技能的瑶公主,在猴子针对百里的时候,百里在塔下都没一点安全感。

    十分钟不到,猴子早就六神装。

    十二分多钟,天工被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水晶告破。

    礼堂里欢呼声震天,天工的比赛室里却很安静。

    容错率低的猴子,其暴力和强势怎么就好比国服猴子去低端路人局里操作出来的?

    “没事没事,来日方长,何况我们的目标是天石不是吗?胡军也说过,今年我们就算输给南大这样沦为不入流队伍的学校,也不会输给天石。”乾多多站出来安抚军心,顺带怼一下自家表现极差的打野。

    胡军曾在备战期说过南大不入流。

    虽然郁闷,但乾多多不得不打起精神鼓励队友,因为接下来还有六轮比赛,输一轮关系不是很大。

    仔细想想,南大今天这样的打法,早晚会出事。

    容错率实在太低了,只要对手能抓住一次机会,就极易被翻盘。

    “看得真恶心!”许铭星在女生们的尖叫声中离场。

    南大的打法确实太大胆太莽撞了,不是长久之计,但他们就是拿下了这轮比赛,这让许铭星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