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王者荣耀之有我无敌 > 第15章 有心理阴影了
    “居然赢了?”许铭星满脸不可思议。

    十三分钟前,双方阵容一出来,他就很开心,觉得不出什么意外了,南大必输。

    什么集体荣誉感,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许铭星面前,是不存在的。

    他只希望南大输,输得越惨,他心里就越痛快。

    可事实是,阵容规范,有体系有套路的天工,被路人局模式的南大虐成狗。

    过去三年我们南大打的难道都是假赛?

    许铭星都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

    过去三年,南大费尽心思,各种阵容体系,拼了命地打,结果一败涂地。

    “队长,我们是怎么输的?”比赛室里,胡军一脸茫然。

    其他队友也想不明白。

    他们只明白一点,自己对典韦和明世隐这对组合产生了心理阴影。

    “典韦这打野,比猴子还难出现在正式点的比赛场上,我们不适应也正常。没事,还有机会,该尿尿的尿尿去,准备下一场比赛。”沉默良久,乾多多才出声鼓舞队友士气。

    同时,他还向赛制组申请换队员。

    辅助夏侯被打出心理阴影了,很明显。

    后期看到典韦和明世隐他就跑,等乾多多发号施令指挥他上前扛的时候,也已经错过最佳时机。

    “幸亏我们津海赛区没职业选手过来当解说,不然丢人丢大发了。”乾多多暗自庆幸,这大概是津海赛区有史以来最混乱的一场比赛。

    乾多多的感觉是自己这个百星玩家单排去钻石局被打蒙了,无比的屈辱和无奈。

    百星玩家的意识和操作跟钻石局的玩家不是一个境界的,但偏偏就有不少百星玩家打小号或帮人上分打钻石局的时候被打蒙。

    南大比赛室里。

    “卧槽,好不真实,我们就这样拿下第一局了?”迟志奇晕乎乎的。

    这一局比赛,开始前他就被叮嘱,清兵线就行,辅助不会管你。

    这就简单了啊。

    清完兵线就回到塔底下,连边路的河蟹都不用打。

    等典韦和明世隐过来,喊着上上上的时候,他上去放完技能就得,其它不用管。

    “躺狗就是舒服。”刘一德也是边路的,只管带好自己的线就行,什么反野抓人打经济,跟自己没关系。

    这一局,任务比较重的是玩典韦的徐佳玉和玩法师不知火舞的范铮铮。

    可他们两人并未觉得自己贡献大,也不用费脑,只管听杨枫的就行。

    他说去打龙,就去打龙。

    他说去反野,就去反野。

    他说抓一波去,那就抓一波去。

    这么打下来,自己连小地图都不用看,形同虚设。

    “是今年的天工变弱了吗?”礼堂里,天石战队百星队员王塔山有些疑惑地问队长周瑜明。

    论眼光,王塔山是觉得周瑜明比他强的。

    周瑜明心底其实也疑惑,天工被打得一脸懵逼,他看得也是一脸懵逼。

    “也许是个例,你在钻石局也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吧,你们被对方打得怀疑人生,不代表你们弱,也不能说对方很强。”周瑜明小声说道:“再看看第二局吧,说不定第二局是南大被打到心态爆炸。”

    观看完天工和南大第一局比赛后的南大学生,高兴过后很快平复下来。

    过去三年,南大是没在选拔赛里出过线,但不是每场每局都输,也有过开门红,但最后无疾而终。

    所以,不能高兴得太早。

    鹿死谁手未可知,今天不仅还有跟天工的下一局比赛,还有接下来的另外六支战队。

    很快,中场的十分钟休息时间到。

    双方队伍进入房间,开始BP环节。

    先ban的是天工学校。

    第一个ban的人是胡军,看着英雄池里密密麻麻的英雄,犹豫了一下,他询问乾多多:“队长,ban谁,典韦和明世隐要不要搬掉?”

    问完他很尴尬,路人局里,基本上只要到了星耀段位,就很少看到禁掉典韦的。

    禁明世隐的也少,一般禁掉都是因为怕自己方玩这个英雄。

    明世隐这个英雄不是谁都能玩得明白,玩不明白的跟百里守约一样,对路人局作用不大。

    胡军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在高端局里想禁掉典韦和明世隐,实在是上局被典韦和明世隐搞怕了。

    被队员询问的乾多多更尴尬,因为做决定的是他。

    而他也怕了典韦和明世隐这对组合,想禁掉。

    玛德,这要是在古代,我是皇帝,有这么不识抬举的手下,非得拖出去斩了。

    你直接禁不就得了?

    还非得问我。

    眼看搬英雄的时间快到了,胡军还没选择要搬的英雄,乾多多还真怕他不禁典韦或明世隐,只得黑着脸说道:“先搬典韦,匆忙间我们对这个组合暂时没有有效的战术针对。”

    胡军立即选择搬掉典韦。

    这一搬,天工全员脸上火辣辣的。

    看到天工搬掉典韦,其它战队的选手也是捂脸。

    感觉好丢人。

    羞于与天工为伍。

    不过想想,他们对南大这个典韦与明世隐组合好像也没有十足把握的阵容和战术。

    容错率低的典韦和明世隐,带来的是太多未知。

    上把天工的韩信其实很克典韦,挑一下,拉开距离,能把典韦放风筝到心态爆炸。

    奈何一开局典韦就猛赚钱拉开经济,旁边还跟着一个连体婴明世隐。

    经济差距越来越大,再上去就不是放风筝了,而是送人头。

    南大这边,看到天工禁掉典韦,杨枫很遗憾:“没想到啊,典韦在高端局也有被禁掉的时候。”

    “我觉得上把不算高端局,跟打钻石局差不多,输赢都正常。”徐佳玉笑道,她心情很好。

    自从四年前技术得到提升,单排上王者后,她就不再玩典韦这类打野,没技术含量。

    但半个月前,她被杨枫怂恿,开始玩典韦。

    他说,这是战术,要让对方看不清咱的套路。

    再说了,走正常路子,现在的南大有机会闯出津海线吗?

    兵走险招,南大才有机会打蒙其它学校战队。

    接下来,禁掉了典韦的天石再次红着脸选择禁掉明世隐。

    这个英雄在杨枫手里发挥的作用太大了。

    即便上局的明世隐系统评分才第三名,但周瑜明他们眼不瞎,能看得出,如果在职业赛场上,评上把的MVP,明世隐当之无愧。

    而不是人头最多,死得最少的典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