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赖当官 > 第195章 成人之美
    杨秀清把那三眼统给整出来了,三千骑兵举着三眼统向天齐放,响声震天,里凯恩科脸色难看之极,他已经知道杨秀清等人来此是为了示威的。

    “走。”里凯恩科离开了,本来他是准备要等到商队来才走的,但是现在在看到杨秀清那展示武力的手段,他怕他会忍不隹砍了杨秀清。

    目头里凯恩科带着已经惊吓到的胡族骑兵远远盾去,杨秀清看了看威武雄壮的骑兵,又看到一脸自傲的齐永忠与一脸担扰之色的叶由技和黄大雄。

    “你们也不用如此吧,走,回去,让将土门过个好年,开春后便有一场恶仗等着我们。”

    叶由持回过神来盯着杨秀清拂然一笑:”哈,哈,杨小子,你说得对,这个,你懂的。“

    看着叶由技伸出手,杨秀清转头便走,齐永忠看着叶由技伸手,他也明白叶由技的意思,齐永忠开声道:“杨老弟,钱啊,没有将土怎么过日子啊。”

    这一段时间齐永忠过得非常之好,因为杨秀清全力支持下,他的骑兵装备训练都让齐永忠敢带兵与胡骑大战一场了,此时一想到杨秀清所说得恶仗,他也想让将土门好好过一个好年,所以齐永忠追了上去。

    黄大雄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自言自语道:“斯甚答伟不是被杨秀清阉了吗,怎么还能长胡子啊,难道又被孙超给治好了,不行,这可是大事啊。”

    等黄大雄抬头想跟杨秀清了解清楚时,杨秀清已经不知跑到那里了,身边也只有侍卫在身边,黄大雄非常之不爽地对着身边吩咐道:“走,追上去。”

    当杨秀清回到元帅府时,黄大雄也尾随而来,不过杨秀清刚下马便看到威虞公主怒气冲天地站在门口,威虞公主刚被皇太后等一干后宫老一辈拦着骂了整整一天,只因其好心帮了赵尔文,那里知道那是自己妹妹。

    “小子,你胆子挺大的,下马,老娘要打断你的腿。”威虞公主恶言相向。

    此时杨秀清一脸无解地望着威虞公主他都不知道他怎么又惹得到了威虞公主,他不跟威虞公主算帐就好了,现在反倒要来找他麻烦,不过此时身后却传来了黄大雄的声音。

    “小子,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咱家还有事啊。”片刻间后黄大雄出现在杨秀清身边。

    黄大雄也看到了一脸奋怒的威虞公主:“老奴见过公主。”

    “嗯,黄大雄,你怎么也跟着这个阴在一起了。”威虞公主眼晴一转地好奇问道。

    但是杨秀清却理都没有理威虞公主,他转头望着杨三:“去,把马放好。”

    威虞公主看到杨秀清大遥大罢地走进去时,顿时怒火大起:“站隹,小贵子,捧他,老娘要阉了这小子。”

    黄大雄闻言吓了一跳扑过去捂着威虞公主的嘴轻声劝道:“姑奶奶,小祖宗,不要乱讲话。”随即又望向身傍中年太监:“你带着公主回宫,一定要跟陛下讲清楚。”

    黄大雄把清楚二字咬得重了些,黄大雄刚一放手,威虞公主瞪着黄大雄刚想骂出口时,那太监却拉着威虞公主便走,片刻后,当黄大雄抬起头想跟杨秀清问话时,杨秀清已经没有踪影了。

    “妈的,你这小子,咱家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得如此久的。”黄大雄无奈叹惜道。

    杨秀清虽然有些埋怨齐永忠夫纲不振而被威虞公主如此痛恨自己,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害怕,此时他正要了结这京师的手尾孙超与冯莹莹的事,他可不想带着一个心思不定的人离去。

    黄大雄来到杨秀清身边时,杨秀清正在孙超那个药房里,孙超正做着各种各样的药配制,他一看到杨秀清来到之后,他要收拾了药渣后才来到杨秀清面前。

    “少爷,这解药也制好了。”原来这粮草不单单有天花,还有各种各样的毒药,俱都是慢性毒药,没有一年半载是不会发作的,一但发作也虽不致命,但能使人消瘦无比。

    “嗯,快要离开了,我言而有信,说帮你解决冯莹莹的事,定会帮你解决的。”杨秀清一脸认真地盯着孙超。

    孙超闻言一脸激动地乱言无语盯着地上,黄大雄本想问杨秀清有关斯甚答伟与里凯恩科部落的事,他可是知道皇帝关心的是什么,如果这些事他不能搞明白,那他作为一个狗脚子是也没有作用的。

    孙超心乱乱地望着杨秀清:“少爷,还是不要如此麻烦了,都过去了,就让他们随风而去吧。”

    此时孙超也想明白了,他一个无权无势之人又能怎么样,还是各自安好为好,特别是他已经找到自己的喜好与安身之处,又何必为了那些鸡毛之事又闹起来。

    “此言差唉,听我的,男子汉大丈夫,敢爱敢恨,反正他们都以为是你迷了冯莹莹了,冯莹莹对你也有意思,那就假戏真做吧好何仿。”杨秀清一脸阴笔道。

    黄大雄本以为杨秀清有什么高明之极的计谋,那里知道杨秀清想着的净是此等阴险之计,他都为那老大夫可怜起来,自家女儿被杨秀清这种人盯上了定要被气得吐血而亡。

    “咳,咳,咳,杨小子,无怨无仇何需如此啊,有什么事好好说吧。”黄大雄充当和事佬地出声劝说道。

    杨秀清别有意味地打量着黄大雄:“老黄啊,你这个阉党也好意思跟我说这等善言。”

    “呸,不要把咱家跟你这种阴货联系在一起,咱家可是高风亮节的。”黄大雄扬着头道。

    杨秀清眼晴转了转打量着黄大雄,黄大雄顿时感到一种不安的感觉,他瞪着杨秀清:”小子,有屁就放,不要如此阴险地盯着咱家,咱家可没有空跟你胡扯这种男男女女的事,按我说的啊,孙超你就跟我进宫得了,我保证你前途无亮啊。“

    孙超瞬间把那激动的情况压下去,实在是黄大雄太吓人了,他猛地遥了遥头:“你离我远点,你跟我不是同路人。”

    “哎哟,你.....。”黄大雄指着孙超刚想训练一翻时,杨秀清打断话道:“不要乱扯这些鬼事,老黄啊,孙超的事你要帮忙。”

    “什么,你要咱家帮你算计太医院大夫,你小子开什么玩笑,那是有官有权的。”黄大雄瞪着杨秀清。

    “急什么,成人之美而已,不要如此绝情,只要你帮这忙,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杨秀清细声劝道。

    黄大雄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苦思良久尔后打量着孙超与杨秀清。

    “小子,把斯甚答伟怎么还长胡子啊。”黄大雄罢着架子问道。

    杨秀清看了一眼孙超,孙超马上认趣接话道:“是用药唯持其雄性特征的。”

    “什么雄性特征,那东西能长出来吗?”黄大雄一脸震惊地望着孙超,他还以为孙超说得是那东西能长出来。

    “咳,咳,老黄啊,可惜啊,你下辈子投个胎吧,这一辈子就不要想那东西了。”杨秀清以为黄大雄是杨恢复男儿身的。

    黄大雄还直直地盯着孙超,孙超无奈道:”太监便是太监,没有办法了。“

    黄大雄冷静下来后笑道:”这就好,杨秀清把你对里凯恩科的计计划说说看。“

    现在杨秀清有求于他,黄大雄当然要罢足架子了,但是杨秀清非常之不给脸子地喝道。

    “老黄啊,你不厚道啊,怎么说我们都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我求你点事都要这要那的,你也不想想,我有什么好处不是拉着你的,现在你倒好,跟老子罢架子了。”

    黄大雄闻言大怒:“呸,奸贼,不要把自己说得如此伟大。”

    虽然黄大雄非常之不爽杨秀清如此之说,但是细想下来,杨秀清说得也没有错,但是黄大雄却感到自己吃亏了。

    “好了,咱家帮你就是了,你有什么办法,讲吧。”

    杨秀清闻言脸色一松,他阴笑地在黄大雄耳边细声细语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黄大雄越听脸色越难看。

    “小子,你不敢死,不要拉上咱家啊,这皇宫可不是咱家的。”黄大雄害怕道。

    “不怕,不怕,万事有我吗,你放心,我担保没有事的,只不过是叫你以皇帝的名义把冯莹莹叫出来罢了。”杨秀清一脸无所畏道。

    孙超好奇地望着杨秀清与黄大雄:”少爷,你准备做啊。“

    “别吵。”黄大雄喝骂道。

    杨秀清眯着眼打量着孙超:“孙超啊,本少爷这次帮你,你可不要负了人家啊。”

    听着杨秀清别有的指地说,孙超感到非常之不安地望着杨秀清与黄大雄,但是黄大雄脸色难看之极地望着杨秀清。

    “小子,咱家可没有答应你啊。”

    “老黄,一句话,你帮还是不帮,我告诉你,孙超是北方计划最重要一环,如果没有他,那我去北方就是送死。”杨秀清微怒道。

    杨秀清把话引到了胡族身上,黄大雄也不敢乱说了,实在是他知道皇帝的心思都在胡族身上,在赵尔文身上便可以知道皇帝为杨秀清能安心北上便可知了。

    “你要记隹了,你欠咱家的,还有这冯老头还要你去搞定,那冯老头要是出了名疯子的,不比你那太平医院好多少的疯子。”

    听到黄大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杨秀清松了口气:“你放心,不过我有一点告诉你,你最好就不要跟皇上说这事,这种事啊,只是孙超与冯家的私事罢,事后皇帝也没有叫过冯莹莹做任何事,你可懂?“

    黄大雄嘴角扯了扯:”今晚,还是明晚?“

    “趁热打铁,就今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