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成了反派大暴君的亲妹妹 > 第5章 父皇把人踢飞了
    景配掌风带着狠劲,一巴掌甩下来,掴在煜妃脸上,半点不留情,打的煜妃当即脸偏了过去,右脸上浮现出一个五指清晰的巴掌印。

    嘴角,一缕血迹流下来。

    圆圆听着母妃挨了打,挣扎的更厉害了,可是母妃按着她不让动,她只能呜呜呜的哭,求元贵妃的人不要打了,可是没有人理会她!

    …

    泰和宫,退朝后,宴楚轩独独将宴未离一人留下。

    太子虽颇有不满的瞥了几眼,可也不能多说什么,随众官员一同退下。

    宴未离恭敬道:“不知父皇为何留儿臣有何吩咐?”

    “陪朕一同去你母妃宫里用膳,也看看你妹妹,朕若是再不去,小茵卿该不高兴了。”

    “是,茵卿是挺黏人的。”

    途经御花园时,听见圆子旁的小路上有孩童哭闹的动静。

    宴楚轩倒是没听出来是谁,不过是觉得耳熟罢了,宴未离耳朵敏锐,不需要分辨,便听出了恐怕这哭闹受欺负的,便是昨日的那个小包子了。

    圆圆的包子。

    这是…又被欺负了。

    父皇不多过问,他也不便先多嘴。

    只是原本宴楚轩是想赶紧去溧阳宫看茵卿的,可是那边动静哭闹着喊母妃的声音太大,他是想不管都不行了。

    一行人行至那条小路旁时,看见的便是煜妃跪着,怀里抱着自己的小女儿,而元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正在掌煜妃的嘴。

    煜妃怀里的小女儿,哭闹着,挣扎着要露头看看外面的情况,可是煜妃抱着不让。

    宴楚轩看清被打的人是谁时,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了。

    “住手!”

    宴楚轩一声呵斥,也是将景配和元贵妃给吓着了,一个忘记了手里的动作,另一个忙不迭的行礼迎上去,“陛下您才下朝吧,怎么这个时辰来御花园了?”

    宴楚轩瞪了她一眼,脸色不善,吓得本要撒娇的元贵妃,愣是没敢起身,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动作。

    煜妃未抬头,未对宴楚轩有只字片语,嘴角带着血,将怀里的小女儿抱出来,耐心的揉着脑袋哄到:“圆圆不哭了,没事了。”

    是母妃权利不够大,不能任人摆布,可是母妃就算是再卑微,也不会将你置于危险的境地。

    圆圆只是吓坏了,加上小脸方才在娘亲怀里憋的有些红,眼泪又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啪嗒啪嗒往下掉,让人看了便觉得心疼。

    燕书璇伸出自己的软软的小手轻轻的碰了碰母妃的脸,这眼泪便更凶了,她委屈的话都说不连贯,“母妃疼不疼啊?”

    煜妃摇头,努力的扯出一个笑来,“母妃不怕疼的,圆圆乖,再哭就成小花猫了。”

    燕书璇伸出稚嫩的手臂抱住母妃的脖子,轻轻的给母妃脸上吹了口凉气,“圆圆给母妃吹吹母妃就不疼了。”

    说不疼,哪里又会真的不疼呢。

    宴未离的眸子,始终盯在他那个昨日突然冒出来的妹妹身上,貌似…是个挺可怜的存在。

    皇帝看着煜妃触目惊心的脸,也便容忍不下去了,有气无处撒,气煜妃受了委屈不说,气元贵妃恃宠而骄随意对他的女人动手,抬脚便踹在方才行刑的宫女景配身上,将人一脚踹了出去。

    “朕的女人,也是你这种下贱东西可以随意欺凌的吗?”

    打狗还要看主人,这句话,无疑也是打了元贵妃的脸。

    若当真是论家世,煜妃是三朝元老裴宥的小孙女,自然是一等一的尊贵千金。

    而元贵妃的兄长,不过是二品武将,她走到这一步,自是不易,此刻宴楚轩不分青红皂白的把她的宫女踢飞,元贵妃纵使有怨气,也不敢在陛下气头上这个点说什么。

    被一脚踢出去的景配,嘴角已然开始吐血。

    煜妃便又按着圆圆的小脑袋,不让她看这些血腥的场面。

    轻声哄到:“母妃这便带圆圆回宫,圆圆别怕。”

    宴楚轩攥紧了拳头,她若是有分半点照顾女儿的心思给他,他们也不至于走到这个地步,她…也不至于被元贵妃欺负。

    圆圆是真的吓到了…她的这位父皇,动不动就把人踢飞,圆圆简直不敢想,昨晚父皇会不会打母妃。

    她好心疼。

    宴楚轩道:“未离,你先去溧阳宫跟你母妃说一声,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朕恐怕一时半会儿过不去了,让你母妃和小茵卿先用膳吧,不必等朕了。”

    圆圆歪着小脑袋,瞄了一眼宴未离。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清样子,看什么都毫无波澜。

    宴楚轩又嘱咐,“未离,你先把宴…九公主送回玉兰殿。”

    本已经行礼跪安的宴未离又抬眸扫了一眼那个哭成泪人的圆包子。

    宴…九公主,父皇不至于把人叫什么名字都忘了吧!

    煜妃貌似也放心他,揉了揉圆圆的脑袋,嘱咐圆圆跟着二哥哥不要乱跑,得到圆圆的回应后,才放心让圆圆跟宴未离离开。

    宴楚轩看了看他的这两位好妃子,冷哼了一声,“说说吧,怎么回事啊,让二位爱妃天刚蒙蒙亮便动起手来?”

    “是煜妃,”元贵妃抢先开口,为自己辩解,“臣妾本是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煜妃一大早便冲撞臣妾,还挑唆九公主辱骂臣妾,臣妾本是要掌九公主的嘴,帮煜妃教养女儿的,是煜妃偏要自己担着,宫规严谨,臣妾只是按规矩办事。”

    话都被元贵妃说了,先机也都被她占尽了,煜妃本就,不屑于解释。

    信你的人自然会信,不信你的人,解释的再多,也是枉然。

    再说了,她本就不比元贵妃受宠的。

    她不解释,不说话,宴楚轩便瞪着她。

    煜妃终究是承受不住这样质疑冷漠的眼神,低下了头,“不怪圆圆,陛下和贵妃娘娘如若要怪罪,责罚臣妾便是。”

    她辩解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惹得元贵妃更烦她,让她和圆圆的日子更不好过,会让元贵妃下回欺负她时更加变本加厉罢了。

    宴楚轩简直想掐死这个女人,多解释一句话,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