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 第27章 世子
    苏洵鸾最后是晕着被人扶着送出玄鹤居的。

    看眼前的情况,冷静下来的苏洵鸾很快就反应过来,依着小刘氏如今的态度还有她平日里相处中对小刘氏的了解,这当口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妥协通融让她进玄鹤居的。

    不仅不会让她进门,甚至还有极大的可能性,会直接将她从这院子里轰出去!

    若是那样,可就真的是丢人丢得没法挽回了!

    所以目前最稳妥的办法,便只有装晕了。

    因为晕倒而被人送回去,总比被人直接轰出去要好看些。

    打发走了苏洵鸾,小刘氏才终于有精力去面对站在一边旁观了方才的一切,却始终平静而立不发一言的苏软软。

    要说第一印象,这小姑娘的反应,也实在是太让人惊艳了!

    稳重冷静,遇事半点不慌。这种气度,就算是一直养在京中的贵女们,也未必能做到。

    喔,看到府里对她和善的姐妹受屈而无动于衷?

    小刘氏却只是在心里想,若是换了她,怕是恨不得自己上去给她两耳瓜子才好!

    虚伪矫情,明明就是舍不得国公府的荣华富贵,偏偏要说是放不下这么多年的亲情!

    若是真的在乎骨肉亲情,那为何这件事情都暴露这么久了,那重视亲情的洵鸾姑娘,却从未曾问过她的亲生父母是何人呢?

    小姑娘这样的态度,已经是十分有涵养了!

    至于以德报怨什么的,小刘氏对此自然有她的看法——若都去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

    明明都清楚,她自己的存在对于眼前的小姑娘来说,无疑是一种提醒和伤害,却还要装着没事人一般的在她的面前扮姐妹亲情……

    像话吗?!

    想到这里,小刘氏的态度越发的和软了几分,上前来轻轻的拉住了苏软软垂在身侧的手,低声解释道:“你别害怕,也别担心,如今回了家,一切都还有你大哥呢。

    你大哥哥昨儿受了伤,这几天实在是精神有些不济,等他修养两天,定会为你做主的。

    这国公府才是你的家,这世上还绝没有在自己家里,主人还被外人欺负的道理!”

    苏软软没有搭腔,实在是这一世相比较之前,实在是变化太大了。因为这变故来的太突然,让她不得不更加谨慎的审视着眼前的一切。

    之前有系统的帮助,她在这类探查人心得事情上还能偷偷懒,可现在她已经完成了累世的穿梭,与系统解除了绑定,所以如今每走一步,都只能靠她自己了。

    见苏软软没吭声,小刘氏也并不在意,只当她是生疏小心,心里越发的心疼了几分,眼看已经要到正房门口,她想了想还是压着声音对苏软软交代道:“你大哥哥虽然看起来是严肃持重了些,可是人却是不坏的。

    你才刚回来还不知道,等你与他多相处一些时日就知道了。”

    “谢谢大嫂嫂。”刘氏这样的态度,让苏软软也不好再继续沉默,她缓缓的抬头,冲着刘氏客气的笑了笑,低声的道谢。

    刘氏轻轻的拍了拍苏软软的手背,算是安抚,而后便拉着她一起顺着丫头们挑开的门帘,进了房门。

    房内烧了地龙,暖意熏人。

    因为世子受了伤的缘故,一进门便能闻见一股浓郁的药香,混着淡淡的血腥味儿。苏软软脚步顿了顿,微微抬头便看到半靠在临窗暖炕上的苏洵毅,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她不放。

    “大哥哥好。”苏软软总觉得眼前的苏洵毅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可是才刚接触却也不知道这份怪异从何而来,但按照原有的轨迹墨守成规,总是没错的。

    至少,在没有发现这份怪异的源头到底是为什么之前,她并不打算轻举妄动。

    “过来,坐。”苏洵毅盯着苏软软看了好一会儿,似乎也是觉得他目前的状态有些失常,忙低咳一声,缓了缓脸上僵硬的表情,抬手干巴巴的指了指一旁放着的圈椅,想了想,又觉得这态度过于生硬,忙又绷着脸继续补充道:“桌上有点心果子,吃。”

    随着苏软软进来的小刘氏被苏洵毅这一番动静给逗得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带着几分笑意打趣:“世子爷还是安心躺着养伤吧,哪里有一见到妹妹上门,便直接开口朝着人嘴里塞点心果子的?”

    苏洵毅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小时候几个弟弟他带得算多,一般几个小不点去前院看他,给点吃的就能开心的笑很久……

    所以下意识的,他如今便用上了这一招。

    可等到他开口之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妹妹却并不是当初那几个矮矮墩墩连路都走不稳当的萝卜丁了。

    她早已经长大,即使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受尽委屈,受尽磋磨却到底还是坚强的活了下来,然后被他们这些真正的亲人,再次残忍冷漠的送进了地狱。

    上一世,为何他就那么混呢?!

    有小刘氏过来打圆场,房内的气氛总算是缓和了不少。但即便是如此,兄妹之间还是相对无言。

    苏洵毅虽然有心想要与苏软软亲近,可是一来他本身就是个不善与人多言的性子,再加上两辈子加起来,他为之亲近几分的异性,除了家里的祖母和母亲,剩下的也就只有身侧的小刘氏,还有刚刚被他强制性轰出去的苏洵鸾。

    他心中有愧,有悔,更多的却是生不如死的痛!

    也正因为这些内心的情绪太过复杂,太过汹涌,反而导致他现在面对苏软软的时候,成了近乡情怯,不敢靠近。

    而苏软软这边呢,则是因为拿不准苏洵毅的变化是因何而起,所以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给予亲近。

    于是也就只留着干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表示要离开。

    只是苏软软刚刚站起身,就听到门外的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喧哗,听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哭声,她低垂的眼眸里不动声色的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了然。

    刚刚苏洵鸾晕着被抬出玄鹤居的时候,她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场,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