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三十六章:薅羊毛别逮着一只羊薅啊!
    翌日,十大宗门派人送上灵石。

    其余宗门收到风声,也纷纷出资,加入太和慈善基金会。

    陆陆续续又收到了各大宗门送来的灵技法宝,但品级不一。

    可能是他们心里很清楚,借给太和学院的东西,很难拿得回来,所以送来的都是些破铜烂铁。

    百分之六十以上是低级灵技,低级法宝,根本派不上用场。

    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中级灵技,中级法宝。

    仅剩的百分之十,是高级灵技和高级法宝。

    这百分之十里面,有一半以上是地藏宗和道玄宗所借!

    高级灵技与法宝,一件都没有。

    太和学院这么大的招牌,要是藏灵阁和藏宝阁就这么点东西,到时候不知道得被多少人笑话。

    顾长生思来想去,青州唯一能搞到大量顶级灵技与顶级法宝的地方,只有天阳宗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天阳宗曾经好歹是青州第一宗门,肯定收藏了大量高级顶级灵技与法宝。

    打定主意后,顾长生分身大张旗鼓的带着王颖、风逐雪等人,前往王家,名义上是比对账目。

    沿途上声势浩大,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

    顾长生本体换了身黑袍,戴上斗笠,从鸟鸣峰,潜入天阳宗。

    昔日青州第一宗,如今只剩下辉煌的骨架。

    山门周围无人巡守,护宗大阵被破坏后,无人修复。

    好几座山峰空空如也,只能看见几个人影收拾行李,匆匆走过。

    偌大的演武场,落满了枯黄的树叶,墙壁上结出蛛网,都无人清理。

    一片凄凉孤寂。

    顾长生曾在天阳宗小住过一段时间,对这里还算熟悉,知道藏灵阁和藏宝阁的方位。

    稍稍感叹一番物是人非后,直奔藏灵阁而去。

    作为宗门的机要重地,藏灵阁门口有两名内门长老看守,皆是化神修为。

    “何人擅闯天阳宗?”

    两名内门长老看见浑身黑袍,不露真容的顾长生,当即警惕大吼。

    自从天阳宗没落后,许多蒙面强者纷纷潜入天阳宗,想要从昔日的庞然大物上,收刮一点好处。

    顾长生不是第一个人,但也不是最后一个!

    “都给我睡会儿吧!”

    顾长生释放出浩瀚的灵力威压,震晕两名内门长老,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藏灵阁共分为五层。

    第一层是低级灵技。

    第二层是中级灵技。

    第三层是高级灵技。

    第四层是顶级灵技。

    第五层则是仙术!

    越往上,面积越小。

    顾长生一路走上来,赫然发现前三层一片狼藉,还有打斗的痕迹。

    书架上原本摆放着灵技的位置,出现了很多空位。

    不知是本来就空着,还是被人抢走。

    踏入第四层,共有十张书架,每张书架上,整整齐齐陈列着十本顶级灵技!

    “竟然有百本顶级灵技!不愧是青州第一宗门!”

    顾长生像是捡到宝,欣喜若狂的上前,尝试着拿起一本顶级灵技。

    嗡!

    忽然,书架释放出一股强悍的力量,试图震退他。

    “难怪前三层乱成一团糟,第四层能安然无恙,原来是每张书架都被施加了特殊阵法。”

    “这股力量,只怕坐忘境强者稍不注意,都会被重创。”

    顾长生喃喃自语。

    特殊阵法能震退别人,却奈何不了他。

    嗡!

    只一掌,用蛮力破坏阵法,取走上面的顶级灵技!

    随后进入第五层,只剩下一张书架,摆放着五本仙术秘籍。

    “这一趟没白来啊!瞬间暴富!”

    顾长生笑的合不拢嘴。

    只怕十大宗门的顶级灵技和仙术加起来,才勉强能和天阳宗持平。

    由此可见,天阳宗的底蕴多么深厚!

    要不是大量弟子与长老叛逃,导致天阳宗人才凋零,综合实力大幅度下降,再不济也是个二流顶尖宗门!

    逛完藏灵阁,顾长生直奔藏宝阁。

    诡异的是,门口竟无人看守?

    咯吱!

    顾长生推开门,一把飞剑破空而来,眼看着要刺中顾长生的眉心。

    “朱长老,你还在啊。”

    飞剑被一股神秘且强大的力量包裹,硬生生停在距离顾长生半米的位置。

    顺着顾长生的目光看去,只见藏宝阁正门处,站着五名长老。

    五人以朱长老为首,修为大都在化神后期,唯有朱长老是坐忘境初期。

    “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

    “为何不敢以真面示人?”

    “因为我不想杀了你们。”

    “此话何意?”

    “难道你不知道,见面蒙面大盗真容的人,都会死吗?”

    “擅闯天阳宗者!杀无赦!”

    朱长老咆哮一声,带领着四名长老,齐齐动手。

    “一边凉快去,我忙着呢。”

    顾长生大袖一挥,浩瀚的灵力幻化成几只无形的大手,牢牢掐着他们,使他们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长生从一楼逛到四楼。

    明明是蒙面大盗,却跟逛自己花园一样,闲庭闲步,优哉游哉。

    “大胆狂徒!你快放下!那可是天阳宗重宝!顶级法宝!”

    “你不能拿那把扇子!”

    “细雪剑乃是天阳宗老祖亲手打造的顶级法宝,你不能拿走!”

    “我天阳宗虽已破败!但老祖尚在,等老祖出关,一定会替天阳宗出了这口恶气!”

    顾长生听着他们唠唠叨叨,满脸不以为然。

    “天阳宗老祖要是还活着,早就应该出关了。”

    “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半点动静,那只能说明,没能参透生死大道,坐化而死了!”

    顾长生转了一圈,将所有的高级法宝和顶级法宝,全部打包带走,总共两三百件。

    两趟逛下来,收割了天阳宗将近三百年的底蕴,收获颇为丰富。

    顾长生满面春风,朱长老等人泪流满面,哭的声嘶力竭,像极了受委屈的孩子。

    他们心里很清楚,天阳宗日薄西山,是人是鬼都能踩上两脚。

    自从那日后,他们受尽委屈。

    此时面对顾长生,毫无反手之力,积压多日的委屈,终于爆发出来。

    朱长老血泪倾诉,苦苦哀求,“求求您了,给天阳宗留下点积蓄吧,薅羊毛别逮着一只羊薅啊!”

    “天阳宗粮食库被毁,灵池被毁,宗主死了,精锐弟子和长老死的死,逃的逃。”

    “积累了三百年的灵石,一夜之间,全部赔光。”

    “您现在把灵技和法宝全都抢走,可就真断了天阳宗唯一的一丝气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