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三十一章:喊我一声爸爸,你不亏
    “剑来!”

    顾长生大喝,虚空一握。

    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力量,抢夺噬魂剑。

    嗡!

    噬魂剑极力反抗,剑身发出嗡鸣。

    “不!不能!不可以!”

    陈岩如梦初醒,使劲浑身解数握紧噬魂剑。

    但夺剑的那股力量,数十倍于他,反抗简直是个笑话。

    嗡!

    片刻过后,噬魂剑不受控制的飞向顾长生。

    剑内有灵,识其主。

    被包裹在灵力囚笼内,如困兽犹斗。

    “炼化!”

    顾长生大袖一挥,祭出万物母气鼎,迎风暴涨数倍,吞入噬魂剑。

    嘶!

    看见这一幕,场上众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炼化远古仙器,那得多么恐怖的伟力?

    普天之下,估计只有太和道人才能做到了吧?

    嗡嗡嗡!

    噬魂剑用力撞击万物母气鼎,发出阵阵低鸣。

    随着时间的流逝,撞击频率越来越低,渐渐趋于平静。

    远古地龙昂着头,目视万物母气鼎,它很能体会到噬魂剑此刻的处境。

    万物母气鼎镇压万物,炼化万物。

    一旦被困其中,不论有什么毁天灭地的能量,都像是陷入泥沼之中。

    越反抗,陷得越深。

    直到最后,泥沼吞噬自己,再无翻身的可能。

    咔擦!

    十几个呼吸后,万物母气鼎内传出一道清脆的声响,似某种东西破碎。

    几乎是同一时间,道宗后山,一名老妪披头散发,喷出大口鲜血。

    气息瞬间紊乱,脸色惨白如纸。

    她缓缓抬起头,目视着天阳宗外,一双深陷的眸子,阴鸷冰冷,令人浑身发麻。

    “啧啧,噬魂剑到手。”

    顾长生踏空而行,站在万物母气鼎上,拿出噬魂剑。

    扑通!

    陈岩心如死灰,双腿一软,当场下跪。

    他抬起头,仰视着顾长生,眼睛内失去了全部光芒,宛如行尸走肉。

    方才那一道清脆的声响,分明是噬魂剑内的灵魂烙印,被万物母气鼎炼化破碎。

    这是天阳宗老祖的本命仙器,灵魂烙印被除,亦会对她造成重创。

    面对如此恐怖的对手,又失去了唯一一把远古仙器,天阳宗还有何底气对抗?

    扑通!扑通!

    连天阳宗宗主都跪下了,剩下的天阳宗长老弟子,哪还有抵抗的勇气,纷纷跪在地上。

    一时间,震撼人心的一幕出现了。

    青州第一大宗,凌驾于诸多宗门的超级宗门,高傲的修仙强者。

    此时,竟然全都放下兵器,跪在地上。

    这一幕带给风逐雪等人的视觉冲击太大,大到不敢置信。

    他们原以为会爆发一场大战,然而并不是,太和道人一出手,凭借碾压的修为,直接结束战斗。

    “这就是修仙界的战争,绝对的强者,能够碾压一切!。”

    顾长生握着噬魂剑,喃喃自语。

    一人!

    即一宗!

    自己拥有高深的修为,可以凭借硬实力碾压弱者,但遇到同级别的强者,自己必然不敌。

    “刚才一口一个太和老儿,喊得挺欢啊。”

    “现在清楚,究竟谁是爹谁是儿了吗?”

    顾长生凌空向下走,站在陈岩面前,噬魂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陈岩紧咬牙关,埋着头,低声不语。

    堂堂天阳宗宗主,青州排名前三的强者,可以死,但不能失去尊严和傲骨!

    “我三百多岁,你一百多岁,喊我一声爸爸,你不亏。”

    顾长生俯下身子,威胁道:“我跟你不一样,从不滥杀无辜,只要你低头让步,我处置完那群杀人凶手,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自会放过天阳宗。”

    咯吱咯吱!

    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

    陈岩双拳捏的咯吱作响,牙龈咬出鲜血,目眦欲裂。

    为了天阳宗,他只能忍!

    “爸爸!”

    “声音太小,不够响亮。”

    顾长生歹念丛生,又在陈岩耳边低语了几句。

    “爸爸!能不能再爱我一次?”

    洪亮的声音响彻天阳宗内外。

    陈岩颜面尽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永世不再见人。

    在场所有人脸色怪异。

    宗主丢脸,他们这些长老弟子也脸上无光。

    今天的事情,毫无疑问会成为天阳宗建宗以来,最大的耻辱,受到后人无尽的嘲笑。

    而陈岩,必然是被钉在天阳宗耻辱柱上的人!

    “不能!杀人者血债血偿,懂吗?”

    顾长生凌厉的目光射向天阳宗众多长老。

    几名执行任务的长老心虚不已,连连后退,不敢与顾长生的目光对视。

    “我懂!”

    陈岩缓缓站起身,扫视着熟悉的长老面孔,艰难喊出每一个执行任务的长老名字。

    “赵培生!”

    “关高!”

    “罗璧!”

    “贺毅生!”

    “陈竹!”

    ……

    终于,陈岩喊完了十五个名字。

    天阳宗众长老骚动不安,彻彻底底对陈岩失望,对天阳宗失望。

    回想起陈岩让他们执行任务时说的那番话,就好像一道道响亮的巴掌,全部打在陈岩脸上。

    宗门倾覆!

    人心离散!

    没有被点到名字的长老齐刷刷后退,只留下十五个人还站在原地。

    “风老师,云老师,徐老师,劳烦你们三位,废了这群王八蛋的修为。”

    “是,太和前辈。”

    风逐雪三人微微颔首。

    以他们坐忘境界的高深修为,碎其丹田,易如反掌。

    丹田破碎,满身修为慢慢就会散去。

    陈岩和天阳宗众人,全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

    噗嗤!

    冷不丁的,顾长生一剑刺入陈岩的丹田,“陈宗主,你是罪魁祸首,难辞其咎。”

    “凶手的事情处理完了,现在该谈谈战败的条件了。”

    顾长生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废宗主!

    废十五名长老!

    天阳宗颜面尽失!

    就这!

    战败还有条件?

    “第一,天阳宗必须向所有受害者家属赔偿道歉,直到获得家属谅解。”

    “第二,天阳宗需要赔偿太和学院全部损失。”

    “第三,天阳宗三年之内,不得招揽新弟子,不得聘请客卿长老。”

    顾长生娓娓道来。

    前面两个条件,几乎能掏空天阳宗数百年来的底蕴。

    最后一个条件,则是限制天阳宗发展。

    这件事情过后,青州第一宗门,已是过往云烟。

    咯噔咯噔!

    天阳宗众人如坠冰窖,内心一片死寂。

    “你,接受吗?”

    顾长生低着头,凝视重伤的陈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