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二十八章:不能按套路出牌
    山风吹起顾长生的衣衫,随风舞动,背靠青山,犹如画卷中飘逸的仙人。

    时间流逝,黑夜替代白天。

    明月高挂,皎洁的月光倾洒在顾长生身上,更为他增添了几分神圣的光芒。

    王颖昂着头,目光崇敬,如痴如醉。

    【叮咚!签到任务已刷新!请宿主原地转圈!即可获得分身术!】

    顾长生原地转了一圈。

    【叮咚!签到完成!获得分身术!】

    随着系统的声音落下,顾长生脑海中多出了一股庞杂的记忆,正是分身术的修炼方法。

    简单了解后,顾长生惊为天人。

    “分身术修炼到极致,竟然能够让分身拥有本体百分之百的实力。”

    “最恐怖的是,理论上可以无限分身!”

    顾长生倒吸了一口凉气,脑海中瞬间浮现出猴哥的模样。

    反正风逐雪三人不知何时回来,倒不如先修炼分身术。

    顾长生盘膝端坐在远古地龙的背上,气沉丹田,进入修炼状态。

    分身术的原理十分简单,就是将自身本源灵力分出一部分,再用特殊方法,让本源灵力幻化为人形。

    嗡!

    顾长生对灵力的控制尚不娴熟,剥离本源灵力时,极为吃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顾长生额头冒汗,浑身被汗水浸湿。

    终于,金色光芒一闪而没。

    远古地龙的背部,出现了两个顾长生!

    “真神奇啊!”

    顾长生盯着分身,伸手抚摸。

    触感!

    气息!

    形神!

    一模一样!

    连他自己都难辨真假!

    分身的思维受到本体控制,若本体死亡,分身不会消失。

    反之,分身死亡,本体会受到部分影响。

    “唯一遗憾的是,分身只有化神初期的修为。”

    顾长生叹气摇头,现在自己拥有两条命,那不就意味着,可以随便浪?

    片刻过后,风逐雪三人各抓回一名天阳宗长老。

    “太和前辈,人已带到。”

    “钉在十字架上吧。”

    顾长生指着下方的三个木十字架。

    “是!”

    风逐雪三人微微颔首,以灵气为钉,将三名天阳宗长老死死钉在十字架上。

    他们只有元婴,化神境界的修为,面多坐忘境强者,无一丝一毫反抗之力。

    “走吧。”

    顾长生大袖一挥,准备奔赴天阳宗。

    “去哪?”

    “去天阳宗,讨要公道!”

    顾长生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啊?不先审讯,逼问真相吗?”

    风逐雪三人面面相觑。

    三名天阳宗长老亦是如此,大眼瞪小眼,满脸疑惑。

    按照正常的流程,难道不是严刑逼供外加金钱诱惑吗?

    我们都准备好咬着死扛到底了,你连问都不问一句?

    “证据不是就在眼前?用得着逼问吗?”

    “不逼问,怎么能知道真相呢?”

    “那你们逼问了,他们就能说出真相?”

    顾长生反问,风逐雪三人一时语塞,陷入逻辑死循环,不知道如何反驳。

    “别痴心妄想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会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快点动手吧!只求速死!”

    “呸!太和老道!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们先一步在黄泉等你!”

    三名天阳宗长老铁骨铮铮,视死如归。

    他们强忍着疼痛,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等待死亡来临。

    “你们看,问了也是白问。”

    “反正人在咱们手里,是非黑白,还不是咱们一句话的事情?”

    顾长生双手一摊,无奈的耸了耸肩。

    你们几个活了大半辈子,连着么点弯弯绕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吗?

    你们这智商,估计也就小学毕业!

    顾长生抿了抿嘴,扭头看向王颖,“小颖,你是不是亲耳听见,这几个王八蛋说天阳宗派人屠戮了三个施工场地的无辜者?”

    王颖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对!小颖亲耳听见!”

    上道儿!

    不愧是我一手**出来的女婢!

    顾长生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看着风逐雪三人,“你们应该也听见,三位天阳宗长老,方才说出实情了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风逐雪三人终于恍然大悟。

    一个个瞪大眼睛,敬佩的冲着顾长生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听见了!简直蛇蝎心肠,我辈修士羞于为伍!”

    “要不是亲耳听见,我都不敢相信,天阳宗竟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终于上道了!

    顾长生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意味深长道:“往后闲暇时,多出去走走,别动不动闭关,你们都快跟社会脱节了!”

    “谨遵前辈教诲!”

    三人毕恭毕敬行礼。

    “放你娘的臭狗屁!老子何时招供了?”天阳宗长老勃然大怒。

    “刚刚啊,我们都听见了。”

    “老子没说!也不可能说!”

    “那都不重要了!”

    “重要!老子没说!一个字都没说!”

    天阳宗长老气急败坏,脸色张红,胸口上下起伏。

    憋屈!

    太特么憋屈了!

    他们宁愿被严刑逼供,当场斩杀,起码还能赢得身后名誉!

    这样一来,整个天阳宗的人都知道他们三人出卖宗门!

    任凭他们每个人身上长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终身都要背上叛徒的罪名,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出发吧。”

    顾长生不予理会,带着王颖,直奔天阳宗。

    “太和老儿!你不讲道理!”

    听着身后传来无能狂怒,顾长生哂笑,“我只跟讲道理的人讲道理,天阳宗,不配!”

    风逐雪三人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青州所有势力都密切关注着太和学院与天阳宗的动静。

    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汹涌。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真相如何,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在乎。

    他们只在乎,太和学院与天阳宗,究竟谁才能成为青州第一宗!

    一旦势力格局改变,那么青州就会掀起一场巨大的变革。

    会有新势力崛起,必然也会有旧势力衰败。

    这是机会!

    但,顾长生的目的很简单,他仅仅要为这一千名施工人员讨回公道,血债血偿。

    “主人,前面就是天阳宗了,他们似乎早有准备,竟开启了护宗大阵。”

    王颖指着远处金光熠熠的天阳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