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二十四章:谁赞成?谁反对?
    “天阳宗,陈宗主到!”

    “地藏宗!半藏宗主到!”

    “道玄宗!柳宗主到!”

    “星落宗!林宗主到!”

    ……

    不多时,王家门口响起一道道洪亮的声音。

    大量强者御剑而行,停在王家府邸上空,随后收剑,徒步跨过门槛。

    陆陆续续有几十人进入王家,远远看去,还有许多宗主正往这里赶。

    能来到这里的人,无不是青州能排得上名号的人物。

    像那些不入流,宗门人数不过百的小宗门,根本不在王兴山的邀请之列。

    又过了半个时辰,小小的王家人满为患,聚集了数百位宗主,空前热闹。

    “王兴山!太和前辈呢?”

    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太和前辈日理万机,委托我全权处理剩下的所有事情。”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们讲话?”

    那人冷哼一声,扭头就要走。

    其余宗主亦是如此,他们大多数高高在上,拥有强大的修为。

    平日里根本不把小小的王家放在眼里,接受邀请,完全是因为王兴山打着太和道人的名号!

    他们不敢推了太和道人的面子,才不得不亲自赶来。

    “徐宗主,这道门槛,你跨出去容易,再想跨进来,可就难了,我劝你考虑清楚。”

    王兴山仗着背后有顾长生撑腰,面对众多强者,毫不胆怯,反倒咄咄逼人,气势十足。

    “姓王的,你敢威胁我?”

    那人目露凶光,“我靠山宗数百名元婴强者,几十名化神强者,更有一名坐忘境大能坐镇,信不信我一声令下,瞬间就能将王家夷为平地?”

    “靠山宗当然有这个实力,但你敢吗?”

    王兴山冷笑一声,目光扫视在场其他人。

    “我奉太和前辈之命,邀请诸位共同商议赚钱大计,愿意留下来的,有钱一起赚,不愿意留下来,请便!”

    王兴山敲了敲桌子,直奔主题。

    单单一个王家,在场无一人惧怕。

    可王兴山一口一个太和道人,摆明了背后有太和道人撑腰!

    “哼!”

    徐宗主冷哼一声,最终服软,缩脚回来。

    “各位,请入座吧。”

    王兴山展开双臂,指着两旁的座位。

    陈岩,半藏,柳玉衡三人,自然而然的坐在了长方形桌旁。

    其余宗主,根据自身修为和宗门实力,依次选择位置落座。

    每个人的位置都非常讲究,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很容易引起两个宗门或者多个宗门的争端。

    位置就那么几十个,道场的却有数百人。

    剩下的人,只能站在院落空地上。

    地位分明,等级森严。

    幸亏王兴山背后有顾长生撑腰,否则以他的实力,连守大门都不够格。

    “王家主,别打哑谜了,太和前辈让我们来此,究竟要商量什么事情?”

    柳玉衡催促问道。

    “既然柳宗主问了,那我就直说。”

    王兴山清了清嗓子,将琢磨了两天一夜的房地产计划,和盘托出。

    计划里面有很多实施条例和细节,以及利益分配。

    全部讲完花了接近两个时辰,期间还回答了部分宗主的疑惑。

    他们当中很多人醉心于修炼,根本不懂经商之道,听完以后似懂非懂。

    于是,王兴山又总结了一遍,“各位,简单来说,就是太和前辈准备在贵宗隔壁圈地建楼,建楼所得收益,分出一成归你们,但你们得保护这些住客的安全。”

    “谁赞成?谁反对?”

    话音落下,全场静默。

    在各大宗门领地旁边圈地建楼,这种事儿,也就只有太和道人才能做!

    但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同样都是人,都是一样的脑子,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那么大呢?

    太和道人随随便便一个举措,都能赚取无数灵石。

    像开放旅游,搞房地产开发这样的事情,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想到。

    “没人说话,我当大家都默认了,在绢布上写下各自的名字吧。”

    王兴山深谙世事。

    口头承诺,无凭无据,今天答应,明天就能反悔,所以得黑纸白字写的清清楚楚。

    “我总感觉,太和前辈做这些事情的目的,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他应该在布一个更大的局!一个能够影响青州乃至九州的弥天大局!”

    柳玉衡眉头紧锁,绞尽脑汁,随后在绢布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半藏笑了笑,写下名字,“柳宗主,别太较真,要是人人都能揣摩透太和前辈的想法,那他就不是太和前辈了!”

    “你说的在理,大概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吧。”

    柳玉衡感慨万千,越发觉得顾长生深不可测。

    砰!

    忽然,一声异响,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只见陈岩拍桌而起,强大的威压,震碎了桌椅,绢布也化作齑粉。

    “你们这群软骨狗!人家给你们一根骨头,你们就跟在后面摇尾乞怜!”

    “别忘记了!你们都是一宗之主,是名镇一方的强者。”

    “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哪还有半点强者的尊严和傲气?”

    陈岩拂袖而走,双眸渐冷,“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不懂吗?”

    “陈宗主!您说的对!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这不是明摆着要监视我们吗?”

    “我反对!”

    “我也反对!”

    反对的声音逐渐响起,陆陆续续有三十多人,跟着陈岩离开了王家。

    这些宗门,大都与天阳宗亲近,自然与陈岩统一战线。

    绝大多数,都选择留下。

    “还有要走的吗?”

    王兴山声音洪亮,环视众人。

    见无一人起身离开,王兴山满意的笑了笑,“各位绝对会为今天的决定而感到庆幸!”

    离开王家的陈岩一行人,满脸怒容。

    “陈宗主,咱们就这样一直受气吗?”

    “陈宗主,想想办法吧,自从太和老道出山以后,所有宗门势力都向着他,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天阳宗了!”

    “太和老道又搞了个太和学院,摆明了是要和您争青州第一宗门的位置!”

    众人替陈岩抱不平。

    实则利益相关,一旦天阳宗倒了,他们也会受到牵连。

    陈岩森然冷笑,目露杀意,“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太和道人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