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十六章:求求您了!离开天阳宗吧!
    “多谢各位宗主抬举,陈某绝对不会忘记诸君情谊!”

    “大家今天也累了一天了,都各自回去休息吧!”

    陈岩一一抱拳回应,心里乐开了花儿。

    渐渐地,众人陆续散去。

    陈岩御剑而行,返回天阳宗。

    “宗主!您可算回来了!”

    朱长老提前在山门口等候,看见陈岩,立马迎了上去。

    “慌慌张张的,有什么事情吗?”

    “有!而且是大事!”

    “慢慢说。”

    陈岩心情大好,御剑朝着鸟鸣峰赶去。

    “粮食库被太和道人身边那头远古地龙毁了……”

    “再建就行。”

    “灵池……也被毁了……”

    朱长老心中忐忑,低着头说话,却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陈岩的神情。

    果然,听见这句话后,陈岩的脚步戛然而止。

    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寒之气,极为恐怖。

    “你怎么能允许他进入灵池?”

    扑通!

    朱长老惊慌失措,急忙跪在地上解释,“启禀宗主,属下想过阻止,但太和前辈根本不听劝阻!况且您说过……什么要求都要满足太和前辈!”

    咯吱咯吱!

    陈岩双拳捏的咯吱作响,愤怒的想要一拳砸死朱长老。

    灵池乃是天阳宗的立宗之本,耗时百年,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

    可仔细想想,自己的确说过这话。

    “罢了!一座粮仓,一座灵池,换太和道人每日讲道,也合算了。”

    陈岩叹了口气,满腔好心情荡然无存,只剩下无尽阴霾。

    朱长老支支吾吾半天,最终硬着头皮说道:“宗主……太和前辈说是每日讲道……但……算了,您自己去看看就明白了。”

    陈岩眉头紧皱,跟着朱长老来到内门峰。

    以周正为首,数百名弟子全都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圣子怎么了?”

    陈岩蹲下身子,检查周正的伤势,眼底深处流露出浓浓的杀意。

    周正乃天阳宗圣子!

    圣子受伤!便是天阳宗颜面受损!

    这口气!决不能咽下去!

    “宗主,这些伤是太和前辈赐予我的荣耀。”

    “我没给您丢脸,没给天阳宗丢脸,我现在是青州最强年轻一辈!”

    周正咧着嘴角,半边脸表情牵引,看起来极为怪异,但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骄傲自豪。

    陈岩听的满头雾水,扭头看向朱长老。

    “哎。”

    朱长老叹了口气,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啪!

    陈岩听完,勃然大怒,强横的威压,犹如风卷残云,肃杀一切。

    每名弟子神经紧绷,感觉与死神擦肩而过。

    咔擦咔擦!

    陈岩脚下的石板,寸寸碎裂,化作齑粉。

    看见这一幕,所有人寒蝉若禁,连大气都不敢喘。

    “好你个太和道人!”

    “存心跟我天阳宗过不去!”

    陈岩目露凶光,杀意凛冽。

    他转身向外,站在内门峰山巅,遥望鸟鸣峰的方向。

    天阳宗要想坐稳青州第一宗的位置,那么就不允许有比天阳宗更强大的人出现!

    太和道人出世,打破了青州势力的微妙平衡!

    陈岩原以为天阳宗能和太和道人强强联合,才放下了杀心。

    但现在看来,太和道人一日不除,天阳宗一日无法真正成为青州第一宗!

    “老祖此次闭关多少年了?”

    “一百三十七年。”

    “应该快出关了!老祖出关之时,便是太和道人身死之日!”

    陈岩冷冷言语,深吸口气,御剑飞往鸟鸣峰。

    什么味?

    怎么这么臭?

    距离鸟鸣峰百米远,陈岩嗅了嗅鼻子,闻到一股臭味。

    “孽畜!”

    陈岩抬起头,定睛看去。

    远古地龙竟然抱着鸟鸣峰山巅,撅着屁股,向下排便!

    它身躯庞大,排泄物亦非同凡响。

    像一颗颗重磅**,从天而降,落地时溅开,沾染满山!

    鸟鸣峰本是天阳宗环境最好,鸟语花香的一座山峰,现在,却变成了一座屎臭味熏天的山峰!

    “孽畜!还不停下!”

    陈岩亮剑而行,浑身杀气腾腾。

    远古地龙根本不理会他,掉了个方向,将屁股对准陈岩,继续排便。

    “陈宗主,你总算是回来了,我正有事找你呢。”

    顾长生与王颖,御剑而来。

    两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戴着面巾,似不愿意沾染鸟鸣峰的屎臭味。

    “太和前辈,何事?”

    陈岩咬牙切齿,咽下所有的委屈和愤怒,强颜欢笑。

    “贵宗粮食库的食物有问题啊,它吃完没多久就开始拉肚子,一直到现在还没好。”

    “是吗?”

    “是啊!你看这怎么办?”

    怎么办?

    你问老子怎么办?

    是你允许这头龙强拆粮食库,拉肚了还要怪到我头上?

    老子憋了一肚子气,还没地方撒呢!

    陈岩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脸上却露出虚伪的笑容,“没事!我相信青州其它宗门,肯定很欢迎您!要不您回道玄宗暂住两天?”

    “那倒不用,等它拉完,你再给我们换一座山峰吧。”

    “太和前辈,真的很遗憾,鄙宗已经没有多余的山峰了!”

    “陈宗主,这话什么意思?当初是你请我们来,也是你说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结果没两天就要赶我们走?”

    顾长生脸色一沉,面露不悦。

    “太和前辈,您误会了。”

    陈岩低声下气的说道:“那我让人把长老峰腾出来,您看如何?”

    “哼,这还差不多!多少人想求我去他们宗门小住,我都不去,却甘愿住在天阳宗,这是你的福气!”

    顾长生冷哼一声,带着王颖先行赶往长老峰。

    一时三刻后,鸟鸣峰臭气熏天,完全污染了邻近的几座山峰。

    远古地龙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仰天咆哮数声,然后才振翅离开。

    天阳宗众人敢怒不敢言,有什么委屈,都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看着顾长生渐行渐远的背影,陈岩悔不当初,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请神容易送神难!

    我当时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请这尊瘟神回来!

    看来要加快重建太和山的速度了,不然像这么耗下去,只怕天阳宗会被折腾个天翻地覆!

    陈岩内心一颤,不敢休息,急急忙忙召集其他宗门的人,连夜赶工,重建太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