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十五章:铭记此刻的荣耀
    一步!

    两步!

    三步!

    ……

    半个时辰后,道场上所有弟子全部累到虚脱。

    大汗淋漓,多数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巨大的压力,榨干了他们体内最后一丝气力。

    只剩下十六名精锐弟子,凭借出类拔萃的修为和坚强的意志力硬撑着!

    扑通!

    又倒下一人,还剩下十五人!

    朱长老站在旁边,看着揪心,恨不得冲进去,拎着他们走到顾长生面前!

    “十步!就差最后十步了!”

    朱长老双拳紧攥,神情激动。

    “圣子!如果天阳宗必须有一人成为太和前辈的入室弟子,那么只能是你!”

    “我们只能走到这里了,圣子,接下来就看你了!”

    “加油!坚持下去!还剩最后十步!”

    十五名弟子渐渐聚拢,释放出体内仅剩的灵力。

    一边抵御压力,一边推着周正往前走。

    患难见真情!

    周正眼眶红润,目光坚定,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雀跃。

    有了他们的帮助,周正的动作明显迅捷了一点。

    九步!

    八步!

    七步!

    ……

    三步!

    周正紧咬牙关,导致牙龈出血,双拳紧攥,指甲深深嵌入血肉。

    他体内的灵力已经耗尽,唯有用疼痛唤醒意志!

    数百名弟子!

    能坚持到这里的,只有周正一人!

    王颖停下修炼,可爱的小眼睛死死盯着周正。

    她不希望周正成为顾长生的入室弟子,她不希望任何人成为顾长生的入室弟子。

    她希望,顾长生的身边,永远都只有她一人!

    “圣子!最后两步!坚持下去!”

    朱长老终于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大吼,替周正加油鼓气!

    “圣子!坚持住!”

    “圣子!坚持住!”

    “圣子!坚持住!”

    同样的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响彻整座鸟鸣峰。

    高昂的情绪,激荡的声音,不禁让人热血沸腾。

    周正猛的一咬舌尖,强行提起精神,用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一跃而起,跳向顾长生的怀里。

    刹那间,仿若时间流逝变慢。

    周正跳跃的动作,形成一道抛物线,一帧一帧在他们眼前掠过。

    过百步了!

    朱长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暗暗松了口气。

    道场上众多弟子,脸上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啪!

    只见顾长生,一巴掌拍在周正的脸上。

    声音清脆响亮。

    周正人还没落地,就被这一巴掌拍飞出去五六米远。

    扑通!

    周正重重的摔在地上,翻滚了十多圈才停下来。

    左边脸颊渗出血迹,高高肿起,半边牙齿全部脱落,意识模糊,惨不忍睹。

    临昏迷前,他嘴里还念叨着,“我成功接了太和前辈一掌,算……通过……考验了吗?”

    懵!

    全场死一样的寂静,落针可闻。

    每个人都极力压低自己的呼吸声,这才想起来,除了要走完百步,还要接下太和道人一掌,才算通过考验!

    但没有人料到,这一掌,竟然是一巴掌!

    “太和前辈,天阳宗究竟哪里得罪您了?何以至此啊!”

    朱长老幡然醒悟,怀里抱着昏迷的周正,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怨毒。

    “朱长老,我很遗憾,贵宗数百名弟子,竟无一人能通过我的考验。”

    顾长生答非所问,控制着万物母气鼎,分出一缕精纯灵气,注入到周正体内。

    片刻过后,周正苏醒,懵懵懂懂的看着顾长生。

    “虽然你没能通过我的考验,但是,我愿称你为青州最强年轻一辈,铭记此刻的荣耀吧!”

    顾长生目光赞许。

    “多谢……多谢太和前辈!”

    周正挣扎的跪在地上,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半点怨恨,反倒引以为傲。

    不仅仅是他,道场上的其余弟子亦是如此!

    青州最强年轻一辈!

    如此殊荣,谁人不羡慕?

    “哎!”

    朱长老哀叹连连。

    彼时,太和山废墟。

    陈岩用了两天的时间,将数百个宗门逐一登记分工。

    表面上说是为了明确职责,提升效率,实际上,就是想拖延重建周期。

    碍于陈岩和天阳宗的实力,其它宗门敢怒不敢言。

    “马宗主,修建大殿所需的木材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禀陈宗主,最迟明日,门内弟子就会把全部所需木材带回来!”

    “这么快?你确定路上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吗?洛阳城与太和山的这段路山匪众多,可不好走!”

    “那……那我叮嘱叮嘱……”

    马宗主后背一寒,听出了威胁的意思。

    “嗯,忙去吧。”

    陈岩大袖一挥,如法炮制的暗示其它势力。

    终于,道玄宗柳玉衡看不过眼,冷不丁说道:“陈宗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但太和前辈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

    “要是拖延重建周期,惹怒了太和前辈,你以为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陈岩不屑一笑,“这就不劳你担心了!”

    “我刚刚收到宗内的传音,太和前辈决定在天阳宗每日讲道,直到太和山重建完成!”

    “我就算拖延一两个月,太和前辈也不会说什么!”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每日讲道?

    太和道人每百年一次讲道,都培养出了那么多盖世强者!

    要是每日讲道,那就相当于每天都在为天阳宗培养强者!

    拖延一两个月,看似无伤大雅!

    但这为天阳宗带来的利益,根本无法计算!

    也许太和山重建完成后,天阳宗青州第一宗门的位置,再也无人能撼动。

    就算是整个九州,天阳宗也能名列前茅!

    “地藏宗半藏提前恭贺陈宗主,突破合道境界,指日可待!天阳宗必然是青州第一大宗门!”

    “从今往后,地藏宗唯陈宗主马首是瞻!”

    半藏身着一身黑服,戴着半截面具,只露出两只阴森的眼睛在外面。

    “星落宗!从今往后,唯陈宗主马首是瞻!”

    “靠山宗!愿誓死追随陈宗主!”

    “万剑宗!愿成为天阳宗附属宗门!”

    连青州排名第二的地藏宗都开始巴结天阳宗,他们这些不入流的小宗门,有什么资格不巴结?

    唯独柳玉衡,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仿佛与他们所有人站在了世界的对立面,显得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