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八章:重建太和山
    深夜,一切安排妥当。

    顾长生与王颖单独拥有一座山峰,道玄宗上下五千多人,共同使用其余十五座山峰。

    “主人,热水烧好了,我伺候您宽衣。”

    “你先回去休息吧。”

    “主人是嫌弃小颖碍手碍脚吗?”

    “没有……”

    “那主人为什么不让小颖伺候您呢?”

    “我……”

    顾长生哑口无言,脸色一沉,呵斥道:“滚出去!”

    王颖的眼睛瞬间发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小声啜泣着离开了洞府。

    临走之前,又补了一句,“主人,小颖就在外面,有什么吩咐喊一声就行。”

    “……”

    顾长生满脑门子黑线。

    像王颖这种人,爱哭,话痨,偏偏又让人气不起来。

    翌日,整个青州都沸腾了。

    大街小巷内都传着,“太和道人已加入道玄宗!青州第一宗门即将易主!”

    暗流汹涌,无数宗门势力蠢蠢欲动。

    青州几十年不变的势力格局,正面临改变。

    日上三竿,顾长生还未醒来,王颖忙着准备早餐。

    道玄宗山门前,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青州各宗门大族强者齐齐出动,吓得柳玉衡急忙开启护宗大阵,严阵以待。

    “柳玉衡!我等前来拜访太和前辈,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们?”

    “太和前辈还在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扰!”

    “借口!太和前辈岂是贪图安逸之人!分明是你不愿意让我们拜访!”

    “不论你们信与不信,若有人敢硬闯道玄宗,我定斩不饶!”

    在他的面前,御空站着天阳宗,地藏宗,以及数十个宗门家族的宗主,族长。

    修为上至坐忘境巅峰!下至元婴高手!

    将近千余名强者,汇聚了青州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战力!

    以道玄宗的底蕴和护宗大阵,想要挡住这么多强者的硬闯,简直就是笑话!

    但柳玉衡不惧,因为道玄宗内,有太和道人坐镇。

    “柳玉衡,你以为我会蠢到硬闯吗?”

    天阳宗宗主陈岩冷然一笑,“太和前辈!晚辈天阳宗宗主陈岩!献上浴火灵芝!恳求前辈入我天阳宗,担任太上大长老!地位……在晚辈之上!”

    灵气包裹着他的声音,穿透了护宗大阵,在道玄宗上空响起。

    犹如洪钟大吕,清晰的传到每座山峰内。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浴火灵芝?天阳宗竟然肯把如此珍贵的东西都拿出来,真是下了血本啊!”

    “此话怎讲?”

    “十七年前,天阳宗为了得到浴火灵芝,折损了三名内门长老。此物乃极品天材地宝,百年孕育,千年成形,听闻是陈岩将来准备冲击合道境界时所用!”

    “听你这么说,这东西还真是个宝贝!”

    “废话!陈岩贵为宗主,却心甘情愿让太和道人压一头,可见其诚心!”

    以地藏宗为首的其余宗门,面色复杂。

    他们也准备了厚礼,想要献给太和道人。

    但跟浴火灵芝比起来,他们准备的厚礼,显得微不足道。

    拿出来也是丢人,索性不拿。

    “放肆!你以为我是什么人?随便拿点东西献给我,就能对我呼来喝去?”

    忽然,一道充满怒意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紧接着,顾长生与王颖御剑而来。

    剑!是诛仙剑!

    强横的威压,犹如一道无形的气场,笼罩八方。

    柳玉衡,陈岩等人纷纷感到脚下的飞剑嗡鸣,无法承受诛仙剑的气场。

    “浴火灵芝!你拿回去吧!”

    顾长生控制诛仙剑,缓缓落地。

    这就是御剑飞行的感觉吗?

    可惜还不熟练,看来有时间要勤加练习。

    顾长生感慨一番,收起诛仙剑,冷眸盯着陈岩。

    天空上其余强者,纷纷落地。

    咯噔!

    陈岩心头猛颤,察觉到一丝微弱的杀气,连忙道歉:“太和前辈!晚辈绝对没有不尊敬您的意思!”

    “用一颗浴火灵芝,就想换我为天阳宗效力,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误会了!前辈误会了!晚辈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扑通!

    陈岩跪在地上,百般辩解,“晚辈只是为了感激前辈昨日在太和道场的讲道,所以特来献上浴火灵芝!”

    “既如此,浴火灵芝留下,你可以走了。”

    “这……”

    陈岩犹豫了。

    浴火灵芝这么珍贵的东西,白白送出去,什么也拿回来,实在肉疼。

    “陈宗主,要是舍不得,就别说这么冠冕堂皇的话,太丢分了!”

    柳玉衡幸灾乐祸的大笑。

    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就是!

    啥好处没捞到,还赔出去一颗浴火灵芝!

    “请前辈收下浴火灵芝!”

    陈岩进退两难,干脆一咬牙,一狠心,双手捧着浴火灵芝,递给顾长生。

    “嗯。”

    顾长生微微颔首。

    眼睁睁的看着浴火灵芝,被顾长生装入袖袍内的储物空间,他感觉心头肉被人割走一块。

    懊恼!

    悔恨!

    不甘!

    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内心。

    “前辈,晚辈还有一事想问!”

    “问吧。”

    “您真如外界传闻一样,加入道玄宗了吗?”

    顾长生闻言一愣,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昨天传谣说我要摧毁道玄宗!

    今天传谣说我要加入道玄宗!

    明天是不是该传谣说我要开宗立派了?

    “道场被毁,我在此借宿几天罢了。”

    顾长生回答。

    可在场近千人,没有一个人相信这句话。

    借宿?

    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

    陈岩趁机提议,“前辈!不就是一座道场吗?我天阳宗愿意出资出力,替前辈重建太和山!”

    “地藏宗也愿意替前辈重建太和山!”

    “青阳宗也愿意替前辈重建太和山!”

    “青州徐家也愿意替前辈重建太和山!”

    ……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在场众人,都很清楚,只要重建了太和山,那么太和道人就会离开道玄宗。

    青州,又会回到曾经的格局!

    什么都不变,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陈岩嘴角上扬,损失一颗浴火灵芝,再损失点钱财,确实巨亏。

    但只要太和道人不加入任何势力,天阳宗就赚了!

    因为天阳宗还是青州第一宗门!

    “重建太和山,可是个大工程。”

    幸福来得太突然,顾长生好想大笑出声,但他必须时刻维持绝世高人形象。

    “请前辈放心,晚辈必竭尽全力!”

    陈岩微微一笑,扭头看着柳玉衡,问道:“柳宗主,帮太和前辈重建道场,你应该也会出一份力,是吧?”

    “当然!”

    柳玉衡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

    要是目光可以杀人,陈岩已经被他大卸八块,剁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