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我竟然是绝世高人 > 第六章:总得有个人背锅吧?
    道玄宗,青州排行第三的顶尖宗门,拥有十六座山峰,底蕴丰厚。

    此时,宗主府。

    以宗主柳玉衡为首,三位太上长老,二十一位内门长老,五十位外门长老齐聚!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凝重,气氛极其压抑。

    “关于太和道人要灭我道玄宗一事,如何解决?”

    柳玉衡面色威严,扫视下方众人。

    静!

    死一样的寂静!

    落针可闻,每个人都尽力憋着呼吸!

    “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大不了宣战!”

    “宣战?咱们有宣战的资格吗?太和道人修仙三百余年,实力深不可测,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两件远古仙器,道玄宗上上下下,有谁是太和道人的一合之敌?”

    “你想死就去死,别拉上我们和道玄宗五千多无辜弟子!”

    “那你们说怎么办?难道堂堂道玄宗,青州第三宗门,要跪上门,磕头认错?”

    “也不行,道玄宗建宗数百年,丢不起这个脸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说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肃穆的宗主府,此时吵成一团。

    柳玉衡单手扶额,看着眼前杂乱的局面,忧从心中来。

    当初王颖被送入道玄宗时,王家声称给道玄宗圣子做妾就行,奈何圣子看不上王家。

    还嘲讽王颖妄想从鸡窝里面爬出来变凤凰!

    现在回想起来,柳玉衡真恨不得亲手掐死圣子!

    王颖是鸡?

    那太和道人算什么?鸡主?鸡头?

    “哎!”

    柳玉衡仰天长叹。

    如果当初答应了王家的请求,道玄宗岂会落入今日地步!

    “宗主,老朽有方法,既能消除太和道人的怒火,又能挽留我宗颜面!”

    忽然,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打破了压抑的氛围,让每个人心底都萌生出希望。

    “太上长老,您继续说!”

    “严格来讲,侮辱王颖的是圣子,而非我宗,只要咱们废除圣子,再亲自赔礼道歉,我相信以太和道人的修养,应该不会难为我宗!”

    “废掉圣子?”

    柳玉衡瞳孔猛缩,大为震惊。

    宗门培养一名圣子,需要耗费难以想象的资源。

    人力物力就不谈,最主要的是时间。

    道玄宗圣子六岁加入宗门,因天赋出众,被定为圣子候选人。

    培养了整整十二年!

    说废就废!

    十二年的付出,岂不是全都打了水漂?

    太上长老看出了柳玉衡的挣扎,一针见血的说道:“宗主,这事儿总得有人背锅,事已至此,我们唯有壮士断腕,才能将宗门延续下去!”

    众长老细细品味一番这几句话,争吵逐渐平息,意见开始统一。

    的确!

    这是唯一一个,既不得罪太和道人,又不损害道玄宗颜面的方法!

    “哎,也只能如此了!”

    柳玉衡再次叹气,憔悴的面容,仿佛瞬间苍老十岁。

    踏踏踏踏!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弟子御剑而来,慌慌张张悬停在宗主府门前,“禀告……禀告……宗主!太和道人正带着王颖,往道玄宗方向来!”

    “什么?他们还有多久抵达?”

    柳玉衡和全体长老,听闻这个消息,齐刷刷起身,盯着那名弟子。

    太和山刚炸,就赶往道玄宗!

    看来谣言非虚!

    太和道人真的要为女婢报仇!

    扑通!

    面对这么多道强者的目光,看着他们紧张的神情,那名弟子扑通一声从飞剑上摔下来。

    “禀……禀告宗主和众长老,太和道人与王颖坐的是马车,大约还有两个时辰抵达!”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柳玉衡大袖一挥,微眯着眼睛看向太上长老,“我估计太和道人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僵,所以坐马车赶来,故意留给我们解决问题的时间!”

    “应该是这样,时间紧迫,那我们分头行动吧!”

    另外一边。

    顾长生与王颖坐在马车内。

    抬头看着满天繁星,切身感受着微凉的夜风。

    马夫不知道顾长生的身份,只以为是普通客人,便唱着极具特色的当地民谣。

    一切,悠闲又惬意。

    “主人,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炸了太和山?”

    “别问。”

    “那咱们现在去道玄宗干什么?”

    “别问。”

    “那为什么不直接飞过去?”

    “别问!”

    顾长生坐着纹丝不动,装出一副高深的模样,实则内心慌的一批!

    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炸了自己的道场!

    这事儿要是传开,那必然是奇耻大辱!

    只能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闯荡是不可能闯荡的。

    顾长生没能完全掌握一身修为,也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强大的仇敌,所以必须先苟发育。

    再加上太和山距离道玄宗最近,又是青州顶尖宗门。

    有护宗大阵的保护,才能让顾长生产生安全感。

    但这些事情,他怎么能告诉王颖呢?

    “那您为什么……”

    “聒噪!”

    顾长生脸色一沉,狠狠瞪了王颖一眼,吓得她张了张嘴,立马闭上。

    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撅着小嘴,满脸委屈。

    天呐!

    我当时在道场上,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个话痨和爱哭鬼呢?

    顾长生看着她,渐渐陷入沉思。

    “还记得刚离开太和山时,我叮嘱你的事情吗?”

    “记得,主人让我将每天的修炼细节和感悟用文字形式记录下来,好为我指出问题。”

    “嗯,现在就开始吧。”

    “知道了,主人!”

    王颖擦干泪水,破涕而笑。

    从储物戒指中拿出纸笔,当面记录一整天的修炼细节和感悟。

    顾长生坐在旁边,光明正大的白嫖。

    斯国一!

    原来修仙的水这么深!

    幸亏找了个女婢白嫖,要是没经过专业系统的训练,我下次炸的就不是太和山,得是炸自己了!

    时间飞逝。

    两个时辰后,马车抵达道玄宗。

    顾长生正好白嫖完王颖的修仙细节和感悟,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些了解。

    “两位客人,道玄宗到了。”

    “老伯,谢谢。”

    王颖拿给马夫几两碎银,随后与顾长生下车。

    两人看着道玄宗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以宗主柳玉衡为首,上至太上长老,下至外门长老。

    整个宗门最强的战力,悉数到场!

    这么大的阵仗?

    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马夫感觉事情不简单,拿了钱匆匆逃走。

    只剩下顾长生与王颖,独自面对整个道玄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