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的地仙界 > 第十一章 螳螂捕蝉
    吴大脑袋身边站着三人,其中一个背着长刀的红脸汉子,看着吴大脑袋,面露不屑之色:“什么狗屁五爷,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在我们面前称爷?”

    吴大脑袋连打着哈哈道:“那是那是,怎么能跟几位爷比。”

    “行了,司徒兄,办正事要紧。”

    说话的是红脸汉子左手边一个青年,三十岁出头,穿一身云纹锦衣,手拿折扇。看上去不像武者,倒像是哪家府里出来的公子少爷。

    “张兄大可放心。”红脸汉子满不在乎道,“有我们三个出手,管他什么妖魔,还不是手到擒来。”

    出现在雾中的妖魔,实力最多锻体巅峰。

    他们这次来的三人都有锻体巅峰以上的实力。其中实力最强的‘飞云枪’王连海,更是打通十一个穴窍的开窍境高手,只差一步,便能跨入开窍二重。收拾一个锻体巅峰的妖魔,根本就是牛刀杀鸡。

    “看起来像是一团影子,应该是影妖之类的妖魔。”

    感受到不时侵入体内的阴冷气息,王连海不由微微皱眉。

    吴大脑袋不懂周围这些妖雾的门道,他可是清楚的很。周围这些妖雾极为邪异,一旦被其侵入体内,不但折损寿元,甚至连日后的武道修行都会大受影。

    这也是那些血刀卫不愿亲自出手的原因。

    要不是为了血刀卫许诺的蕴灵丹,他也不会走这一趟。

    想他王连海。

    二十六岁锻体大成,二十八岁跨入开窍境。

    之后一年间连开十一处穴窍,想当年也是天才榜上的风云人物。可一次与人争斗时,他爆发秘术伤了根本,几年间实力再无寸进。蕴灵丹是极珍贵的疗伤圣药,可以修复他体内的暗伤,别说只是折损些寿元,就算付出再大代价他也愿意。

    稍加思索,王连海看着身边的吴大脑袋道:“你,把地宫里面的情形再说一遍。”

    “赶紧的。”

    红脸汉子和锦衣青年也看着吴大脑袋。

    “是是是。”

    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吴大脑袋忙开口,将他们上次进入地宫的情形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其实地宫内的情形并不复杂,除了那团诡异的黑影,并没有其他危险。要不然上次五爷也不可能轻易得手,还把东西带出了地宫。

    不过五爷运气不怎么好。

    东西是带出来了,命却也丢在了这里。

    听吴大脑袋说完,王连海三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那红脸汉子转头看着吴大脑袋,咧嘴一笑:“你,前面带路。”

    “几位爷饶命啊。”

    “小的实力低微,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啊。”吴大脑袋一听让他打头阵,脸都吓白了,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

    “给我起来。”

    红脸汉子一脚将吴大脑袋踹翻在地,面露凶光威胁道:“叫你去你就去,再他妈敢废话一句,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怎么,你不愿意?”

    “哼哼。”

    王连海和锦衣青年也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吴大脑袋。

    “没...小的愿意,愿意。”吴大脑袋一看眼前情形,摆明了三人是不打算放过他了。再一想到镇界司那些折磨人的手段,不由打了个寒战,连上前带路。

    “走,进去。”

    三人跟着吴大脑袋,很快进入老爷庙后院的地宫中。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枯树上,曹楷身形一纵,轻飘飘落地。

    他并未尾随王连海等人进入地宫,而是几个纵身,绕过老爷庙,很快在老爷庙西北角两百多米外一片洼地中停下脚步。

    “就是这儿了。”

    这是他之前早就选好的位置。

    从这儿往下一米多深的地方,就是那间存放有宝物和虫卵的石室。他之前探查过,这个点所对应的位置,正是石室顶部一处薄弱点。表面看似完好的石壁,其实内部早已被外力破坏。

    凭他现在的力量,砸碎石壁不成问题。

    等到刚刚进入地宫那些人将黑虫引开,他便来个直捣黄龙,然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反正在镇界司那边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也不怕有人查到他头上。

    地仙领域的探查极为隐秘,下方地宫内的黑虫并无察觉。

    “来。”

    曹楷一伸手。

    虚空波动,一把大铁锤呼的出现,被他双手握住。这铁锤的锤柄足有手腕粗细,锤头更是水缸般大小,就算此时他身负两万多斤巨力,双手握住都感觉微微吃力。

    虽然他不懂得兵器锻造。

    可只是操纵世界之力,将存放在地仙界的材料强行压合成一把大锤,倒也轻而易举。反正只是用来砸东西,够重够结实就行。

    不多时。

    曹楷面色微动:“来了。”

    此时下方地宫中,白色石室内。

    那些黑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发出嗡嗡的鸣叫声。其中约莫三分之一的黑虫汇聚在一起,化作一团黑影,咻的一声穿过墙壁上的裂缝,迅速远去。剩下的黑虫分做两团,飞入旁边存放有虫卵的石室中。

    通往地宫深处的廊道中。

    王连海一行人迈步前行,边走边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几人腰间都挂有夜明珠,将周围照亮。

    忽然一阵呜呜怪响从地宫深处传来,并且声音急速接近。

    “是那只厉鬼,厉鬼来了!”

    走在最前方的吴大脑袋早就被黑虫吓破了胆,惊慌之下,想都不想,一个转身,连滚带爬的就要往外面逃去。

    “哼,想跑?”

    红脸汉子冷哼一声,刷的抽出背后的长刀,刀光闪过,竟是直接将吴大脑袋的双腿齐根砍断。

    还不等吴大脑袋哀嚎出声。

    红脸汉子的身影一闪而至,凌空抓住吴大脑袋的脖子,猛地朝廊道深处扔去。

    前方不远处黑影一闪。

    半空中,吴大脑袋的身体诡异的停住,被黑影包裹,凄厉的哀嚎声响起,然而只一个呼吸不到声音便戛然而止。

    扑通,一具失去双腿的干尸掉落在地面上。

    “我来。”

    红脸汉子大吼一声。

    他手持朴刀飞速上前,面对前方瞬间将吴大脑袋吸成干尸的黑影,丝毫不敢大意。脚下隐隐有火光闪动,身形连闪,眨眼到了黑影跟前。

    “接我一招,燎原。”红脸汉子燃烧体内气血之力,手中朴刀刀身血焰升腾,血色刀光一闪从黑影正中划过,却是第一时间就动用了杀招。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这红脸汉子表面看似狂妄,实则却是一个小心谨慎之人。

    “这感觉,不对!”红脸汉子一刀斩过,心里便是咯噔一下,刚刚他这一刀明明砍中了前方的黑影,却感觉像是斩空了一般,虚不受力。

    他能确定,眼前这黑影绝不是鬼物。

    在镇界司这些年,他多次奉命斩杀作乱的鬼物,对鬼怪还算熟悉,他并没有在黑影身上感受到那种专属于鬼物的阴气。

    “司徒兄,快退!”

    一道急切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说话的是那个锦衣青年,此时锦衣青年双目微微泛着青光,面色焦急,“这黑影不是鬼物,是虫子。”

    “虫子?”

    还不等红脸汉子反应过来,被刀斩成两段的黑影一化为二,其中一团黑影瞬间包裹住红脸汉子拿刀的右手。

    眨眼间,便见红脸汉子的手掌干瘪下去。

    更多的黑虫则是顺着红脸汉子手臂,急速朝他的身体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