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从海贼开始朝九晚五 > 第二十五章、与娜美的定情信物!
    “正好你的武器也是棍类,用起来应该也会比较容易适应一些。”

    “不过,在使用的时候千万小心注意,不要伤到了自己的同伴。”

    “别看路飞皮糙肉厚的,被金箍棒敲上一棍,九条命都不够他死的。”

    许松颇为不舍的最后望了一眼如意金箍棒。

    这本是他在某次签到打卡中,欧气全部爆发,所获得的绝品神兵!!

    前世身为华人的许松,如意金箍棒对于他的吸引力,自然不可估量。

    他本来打算将金箍棒收入藏宝库,偶尔取出来当做小玩具显摆显摆。

    但现在娜美哭着闹着要认他做干爹,不送个见面礼又实在是说不过去......

    娜美吐了吐翘舌,动作煞是可爱:“那,我也要送给你一个礼物。”

    “礼物?”

    许松撇了撇嘴,他还真没觉得娜美能有什么好东西送给自己。

    不过既然是娜美的一番好意,哪怕是你送上一朵不值钱的玫瑰花,也只能捏着鼻子给认了。

    “这根如意棒,已经跟随了我好长时间了,从今天开始,它就是你的了!”

    还没等许松反应过来,娜美就当着他的面从胸口位置掏出了自己的三截式长棍。

    “......”

    握着被娜美强行塞到手里,还残存着余温的‘如意棒,许松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也叫如意棒,这分明就是一根再普通不过的铁棍罢了。”

    嗯~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手感和香气了。

    毕竟是被娜美藏在胸口位置‘温养’了那么久的武器,手感自然是上佳,味道也颇为好闻。

    若是轻轻嗅一口,就能够闻到醉人的乃香。

    说句实话。

    有时候许松都很好奇。

    娜美究竟是怎么把‘如意棒’给塞到胸口位置,且不会被别人给发现的。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有容乃大?!

    娜美脸色酡红一片,都快蔓延到耳根子了,嘟嘴不满道:

    “你爱要不要!不愿意的话,就把如意棒还给我!”

    许松双手一摆,抢前一步将如意棒塞到了系统空间,淡笑道:

    “送出去的东西,可不能反悔啊!”

    一番好说歹说,见许松总算是收下了自己的‘定情信物’,娜美走路整个人有点飘了,心中涌动着阵阵窃喜。

    如此一来。

    就能够悄无声息的粘着许松,一起度蜜月了吧?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甩掉我!

    “娜美,你可真是一个又聪明又可爱的小机灵鬼!”

    娜美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

    许松笑意吟吟的注视着娜美,眼中跳跃着兴奋的色彩。

    “怎么了?许松先生,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

    娜美先是疑惑的伸手摸了摸发烧般的脸颊,继而窃喜道。

    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木头呢,平日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次,总算是吸引到你了!

    “娜美,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换一下对我的称呼了?!”

    许松的眼角跳跃着恶趣味的笑容。

    “称呼?什么称呼?!”

    许松不给娜美丝毫逃脱的机会,将娜美堵在墙边,顺带着来了一记壁咚:

    “想逃?本大爷我大出血的赠与你如意金箍棒,你就一点实质性的表示都没有?!”

    “快!喊我爸爸!不喊的话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娜美微微一愣,面颊却是滚烫无比。

    你竟然用这种姿势,对我提出这种要求。

    这也太羞耻了。

    “爸~~~爸~~~,你弄痛我了,快放开我!”

    娜美终究还是认怂了,嗲嗲的声音令人心乱如麻。

    灼热的雌性气浪,扑打在面颊上,许松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仙了。

    “可惜......”

    如果不是身后还站着个偷窥的大美人,说不定许松就压不住枪了。

    伸手揉了揉娜美的小脑袋,许松心满意足道:“真乖,不愧是爸爸的干女儿~~”

    “再叫亿声我听听~~”

    “......”

    短短半天时间,草帽团的全体成员就都知道了娜美认了许松为干爹一事。

    瞬间炸锅了!

    “我的天,娜美你居然偷偷认了许松先生为霸霸?为什么不和我们沟通一下呢?!”

    乌索普目瞪口呆道。

    “这是我的自由,难道说你们连我要认谁当干爹都要干预么?!”

    娜美完全无视了乌索普的疑惑,晃着洁净的小脚丫踢着海水,显然是心情颇为愉悦。

    乌索普面色一僵,连连摆手:“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路飞一脸沉痛,显然是还没有从中年期的重大打击中缓过神来。

    至于索隆,则是左耳进右耳出。

    甚至明目张胆的抱着和道一文字,亲了一大口!!

    眼见着路飞和索隆彻底石乐志,乌索普嘴角直抽抽,有些恨其不争。

    这破团,迟早要完!

    乌索普随口问道:“许松先生,你收娜美作为干女儿,可雅大小姐不会反对此事么?!”

    他倒不是在故意挑拨许松与可雅之间的夫妻关系。

    只是觉得许松做这个决定时,稍微有些不够尊重可雅。

    毕竟,可雅可是你许松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妻子。

    如果娜美真的要认许松干爹的话,那可雅岂不是就变成娜美的麻麻了么?!

    “......”

    许松嘴角微微抽了一抽。

    乌索普你是不是皮痒痒了,怎么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娜美闻言,反倒是嘴角微微一翘,轻笑道:

    “可雅麻麻那么善解人意,他当然也不会介意啦!毕竟,这可是霸霸做出的决定啊!”

    乌索普顿悟了。

    这倒也是。

    可雅柔弱温顺的性格,就注定了她不会过多束缚和许松。

    相较于对许松的爱慕者争风吃醋,甚至是不顾脸面的大打出手。

    可雅的优势便在于,她是许松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也是第一个明媒正娶的老婆!

    只要稳住自己的‘正宫’地位,能够在许松心里占据一个停车位,她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前来送餐上门的山治,一时间被这些复杂的关系给绕的云里雾里的。

    等从路飞口中得事情知来龙去脉,山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可雅小姐和许松先生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但娜美小姐却暗恋着许松先生,现在许松先生又要收娜美小姐为干女儿。”

    “那岂不是说,可雅小姐要和自己的干女儿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