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从海贼开始朝九晚五 > 第二十三章、无疾而终的禁断之恋?!
    在娜美开口之前,许松自然也曾有过自己的猜测。

    但即便是他,也没有料到娜美为了拯救可可亚西村,竟然甘愿成为自己干女儿。

    嗯~也许称之为抱大腿行为可能更合适一些......

    至于娜美还有没有别的心思,许松就不得而知了。

    眼见着许松久久没有回应。

    娜美望着眼前这位无数次偷偷注视观察的美男子,心乱如麻:

    “喂,娜美你怎么变得这么莽撞了?为何会说出这般没有理智的请求?”

    “就算你盲目自大的认为自己拥有不低于一亿贝利的身价,也坚信他可以击败鱼人阿龙,也不该用这种龌龊的手段跟这个男人绑在一起啊!”

    “而且,他已经结婚了不是么?还有一个那么温柔体贴的妻子,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窃贼而已,有什么资格赖在他的身旁?”

    “娜美,不要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许松大大,是你这辈子都只能仰望的对象。”

    娜美抿着嘴唇,泫然欲泣,心里跟拍电影似的闪过一幕幕的过往。

    许松观看日出的笑容、许松与可雅互动的甜蜜、许松弹奏钢琴时的潇洒帅气.......

    娜美越想越是伤心。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赖在许松的身旁。

    迟早有一天,许松会离开黄金梅利号!

    那一别,说不定此生再难相逢。

    “别哭了!难道做我的女儿会让心里很委屈么?!”

    许松一声怒喝,令娜美浑身一颤,眼泪忍不住的打转。

    “你到底脑补了什么东西?聊得好好地怎么说哭就哭?!”

    许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对于男人而言,这个世界上唯一无法抵抗的武器,可能就是女人的眼泪了吧?

    至少,对许松而言是这样的。

    想当初可雅倒追自己的时候,也是依靠着‘眼泪’成功抱得美男归......

    现在娜美也学会了这一套!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们这些女人都是水做的么?怎么都是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

    “我......”

    娜美呆住了,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么多年来,她其实一直都在玩弄人心,根本没有过任何可以值得信赖的伙伴和喜欢的人。

    哪怕是现在表面上加入了路飞的草帽团,也只是为了偷走对方的财宝而已。

    只要干了这最后一票,她就凑够一亿贝利,可以从鱼人阿龙的手里买下可可亚西村,还所有村民一个自由了!

    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

    最后一票竟然出现了许松这么一个异数!

    现在不仅没有心思去偷草帽团的财宝,反而被许松偷走了一颗芳心!

    最令她绝望的是,许松已经名草有主了!

    而且是在她抵达西罗布村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

    就算娜美选择抛弃矜持追求许松,最后也只会落得个‘只会偷男人的小贼猫’的骂名!

    在遇到许松之前。

    她本以为像自己这样的坏女孩,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的。

    但她错了。

    只要想到许松未来会有与自己分别的一天,娜美的心就会隐隐揪痛。

    闲来无事发呆时,娜美的脑海中填充的全都是温文儒雅的许松、多才多艺的许松、阳光暖笑的许松、为了保护爱人可雅而变得冷血杀伐的许松......

    那一幕幕的过往就如同是跗骨之蛆,令娜美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痛苦的煎熬!

    她很清楚,许松只不过是先来无聊才带着可雅出来度蜜月环游世界的。

    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就会与自己告别远去。

    娜美很害怕,也很无助。

    许松给她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快乐,只有呆在许松身旁才能领娜美重新感受到久违的安全感!

    她无法想象,没有许松的生活会变得怎样苍白枯燥。

    娜美只知道。

    以后的她,不想再过没有许松的生活了!

    于是。

    借着这次商讨合作的机会,娜美一吐心声,选择以另一种比较委屈自己的方式,留在许松的身旁。

    哪怕这注定是场无疾而终的禁断之恋,她也认了!

    都说是热恋状态下的女人智商近乎为零,素来机灵古怪的娜美也没能逃脱这个诅咒。

    “如果能够成为许松的干女儿,我就可以永远赖着他了吧?就算是他要带着可雅环游世界,我也能找到合适的借口粘住他。”

    “尽管说出去很不光彩,但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

    见娜美总算是被自己的一嗓子给镇住了,许松颇为无奈的叹息一声。

    看来以后自己得想个办法加强一下意志力才行。

    这一次娜美的请求还不算特别过分,也就是非要认自己做干爹而已......

    若是以后每个女孩都抓住了自己的软肋,自己怕不是要活生生的累死,......

    不仅不能大捞一笔,说不定还得倒贴点什么。

    赔本的生意,还是少做为妙!!

    许松捧着娜美小巧而精美的的脸蛋,擦干了对方脸上的泪痕,柔声道:

    “好了,别哭了!意思意思也就得了,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

    娜美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望了过来,心中一喜:“那这么说的话......”

    许松白了娜美一眼,嫌弃道:

    “斩杀鱼人阿龙的任务,我接了。按照事先预定好的,总计赏金两亿贝利,其中一亿贝利以你的身子作为补偿。”

    “我宣布从此刻开始,你就是我第一个干女儿了!”

    “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娜美的‘阴谋’顺利得逞,顿时点头如小鸡啄米,趴在许松的肩膀上喜笑眉开。

    正巧不巧的是。

    温柔的可雅想要和许松聊聊天,推门而出的那一刻正好撞见了娜美扑到许松怀中的一幕。

    “......”

    这是被正房当场抓奸在床?

    额~好像是用错成语了,不过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

    许松一时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只能僵硬的拍了拍娜美的后背聊作慰藉。

    真是的,鬼知道这个傻姑娘到底是怎么想的,偷偷摸摸的它不香么?

    为啥非要和他确认父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