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从海贼开始朝九晚五 > 第二十章、网瘾少年!路飞的中年危机!
    “居然还有一个技能?人品大爆发了啊!”

    【娘化技能:万物皆可娘。可对任何角色甚至是非生命体进行女性化。

    ps:性盛至哉,割以永治。把你们都变成小姐姐,提刀.JPG】

    “.......”

    我这是在逗比的路上越走越远了么?

    战斗之前,是想让我先把对手娘化。

    然后趁对方一脸懵逼时来一发强者鉴定术,让他体验一番‘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痛苦!

    最后,再配合胚胎凝视,掠夺敌人的天赋能力。

    不费一兵一族即可击溃对手?!

    只是。

    娘化+强者鉴定术+胚胎凝视,这特的还是人干的事?!

    “狗子系统,我劝你善良!!”

    许松额头阵阵黑线。

    娘化+强者鉴定术+胚胎凝视这一套连招砸下去,估计对手距离精神崩溃也就不远了......

    尤其是男性对手。

    “拿路飞的发际线作为祭品,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没想到竟然真的出来这么多大货,路飞不会真的变成秃子吧?”

    一下子爆出来如此之多的‘传奇装备’,令许松稍微有点心虚。

    要不要在系统商城花个几3万积分,买个《一拳超人》的传承,传授给路飞?

    一想到未来的路飞在打败百兽凯多后。

    凯多无能狂怒的询问:“草帽小子,你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强的?”

    而路飞摘下了他的草帽,露出个锃亮的大光头,一脸淡定的说道:

    “因为......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嘶。

    那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路飞性格上本就有点钢铁直男的影子,若是再变成了大光头。

    岂不是要做一辈子的单身狗?!

    “额......路飞是不是单身狗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只要我不是单身狗就行了。”

    细品一口枸杞泡茶,许松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雅痞。

    这一刻,许松顿悟了。

    路飞若是注孤生的话,就让割命军的龙和卡普老爷子头疼去吧。

    他终于发觉到了草帽团正确的使用方式!!

    原来,草帽团是用来献祭召唤欧皇的祭品的啊!

    “好冷!明明是春光大好的艳阳天,为什么我会忽然打寒颤呢?!”

    乌索普双手抱胸,倒吸一口凉气。

    不只知何,他总觉得刚才有种被史前凶兽盯上的赶脚。

    “乌索普,早上好啊。”

    路飞从洗碗房的旮旯里钻了出来。

    经过红脚哲普哲普的一番调叫,王路飞同学终于学会了新技能---刷碗......

    他忽然觉得头上有点痒,便伸手从头顶一抹,结果手心里全都是齐根断落的发丝。

    “嘶!路飞你这是受虐待了么......头发为何会脱落的如此厉害?!”

    乌索普大吃一惊。

    路飞打了哈欠,一副没睡好觉的衰样:

    “有可能是因为这两天没睡好觉吧,总觉得最近似乎有点疲惫。”

    路飞又是随手一扒拉,竟是裸露大片头皮!

    不知道的,还以为路飞带了一个假发!

    乌索普嘟囔道:“那你可要好好休息一下,半天不见我都以为你剃度出家了呢。”

    “......”

    许松有点心虚,轻抿一口香茗掩饰自己。

    路飞的发际线后移,应该和我没有什么必然关系!

    大概......也许......可能是这样子的。

    吧?!

    “许松先生,你知道路飞脱发的原因么?”

    乌索普看向许松。

    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也清楚许松是在场众人懂的最多的智者。

    平日里西罗布村村民们念头不通达了,都会去寻求许松的帮助。

    “乌索普,你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深度!”

    “路飞的情况我也看到了,他似乎是提前进入了男人的中年期。”

    许松又抿了一口枸杞泡茶,叹息道:“在医学上,男人的中年期是十分脆弱的,最是容易脱发秃顶。”

    “如果路飞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恐怕就会变成个秃子了......”

    “不!我不想变成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更不想成为秃子!”

    路飞瞳孔顿时紧缩,一脸绝望。

    他声泪俱下,哀嚎道:“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未来的海贼王怎么可以是一个秃子呢?我会被香克斯他们嘲笑的!”

    “路飞,接受现实吧,是时候与年轻的自己告别了。

    许松悄咪咪的往后撤了一个身位,深表同情:“趁现在你的头发还在,去拍些美美的照片,哪怕是留个纪念也好啊。”

    可雅从路飞手里取下几根头发细细观摩,附和道:“松哥所言极是,按照我的行医经验来看,两年之内路飞同学的头发一定会全部脱落,最后变成一个光头。”

    “不过总体来说的话还是无伤大雅,反正路飞同学你有一个草帽。”

    “只要扣在头上不摘下来,一般人看不出来你是个秃子的。”

    索隆:“......”

    扎心了老铁!

    我家路宝都过的这么惨了。

    没想到连可雅小姐你都要上来补一刀!

    索隆拍了拍路飞的肩头,仰天叹息道:

    “路飞,你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之重,一定要坚强啊!”

    路飞泪流满面,失魂落魄的重新踏入洗碗房。

    啪!

    洗碗房传来盘子碎裂的声音。

    啪!

    洗碗房又传来了盘子碎裂的声音。

    “臭小子,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红脚哲普怒吼,给路飞来了个板栗。

    许松叹息一声:“真是可怜!看样子路飞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适应自己即将变成秃子的事实。”

    紧接着,许松便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一次为了召唤欧皇,献祭了路飞的发际线。

    那么下一次为了脱非入欧,就拿乌索普的发际线作为祭品吧!

    乌索普大神的发际线,肯定会比路飞的发际线更加适合作为祭品!

    还能够让路飞有个同伴,也不孤单了。

    “许.....许松先生,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乌索普的老寒腿又发作了,抖得跟个筛糠似的。

    许松语气平淡:“乌索普你最好也做点准备吧,我觉得你距离中年危机也很近了。”

    “?????”

    乌索普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特么的读书少,你可莫要诓老子!

    本来他还想与许松争辩一番,却猛然回想起最近索隆总是剑灵小文通宵聊天,甚至严重打扰到了自己的作息规律!

    乌索普颇为幽怨的看了眼索隆,不满道:“索隆,你个网瘾少年只知道深夜放毒!”

    “本船长若真的变成了秃子,那就是你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