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从海贼开始朝九晚五 > 第十五章、抢劫!把食物都交出来!
    啪叽。

    许松小腿蓄力,照着铁拳芬布迪的脸就踹了过去。

    敢对他的女人动心思,怕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风神腿!无尘之连环迷踪腿!佛山无影脚!少林十二路谭腿!大力金刚腿!天魔八步!”

    许松当然不会中二少年般的喊出招式的名字。

    但在场众人却都能够感受到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威能。

    每一脚,都是直奔人体弱点而去!

    “好恐怖的腿法!”

    红脚哲普和山治眉头拧紧,对视时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两人都是修习腿功、足技的佼佼者,自然能够感受到那每一脚的精髓所在。

    玄之又玄,无法言说。

    令人醍醐灌顶,又如云里雾里。

    咚!

    许松出手,可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哪怕是来头不小的海军上尉,也照锤不误!

    已经登上了他黑名单的芬布迪,被许松踢碎了全身经脉,如皮球一般滚落大海。

    不知死活!

    “嘶......”

    餐厅内部的客人们全都倒吸一口凉气,一脸的难以置信。

    那可是海军上尉啊,在整个东海都是站在顶端的存在。

    你该不会直接把人给踢死了吧?

    “好恐怖的戾气!仅仅是因为芬布迪多看了一眼自己的女伴,就把身为海军上尉的芬布迪给踹成了废人?!”

    红脚哲普心中一凛。

    他可是混过伟大航路的海贼!

    在此刻也不由得被许松身上所散发的凶戾给震撼到了!

    不过,人老成精的他自然也能够看出芬布迪的眼神并非那么纯粹。

    想必是动了什么贪念。

    如此说来的话,被当中踹为废物,也只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

    “杀你,本大爷都觉得脏了自己的鞋子。”

    从怀里取出秀娟丝巾擦干鞋底血迹,许松面色平静的返回座位。

    一路上。

    客人们全都是噤若寒蝉自觉避让,生怕打扰了这位天煞的杀星进餐。

    “真是恐怖!这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家伙简直是一个魔鬼,下手太狠了!”

    “嘘!小声点,别被他听到了,连海军都敢揍的多半不是什么软柿子。”

    “归根结底还是那个海军自己作死,能怪得了谁?!”

    “我们要不要举报他,说不定可以领赏金了。”

    “呵呵......你最好还是少管闲事,不怕死的尽管去!我敢打赌你和那名海军一样,绝对走不出这间餐厅!”

    大海上的规矩,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但有一条铁律却是如同定海神针,所有人都得服从。

    那就是:强者为尊!!!

    海军也好,海贼也罢。

    被杀了,那就是你技不如人。

    除非关系特别好的,否则都不会强出风头。

    “老板,把你们这里排的上号的特色菜都上一遍。”

    有路飞这个饭桶在,自然不用担心吃不完的问题。

    红脚哲普一顿,扭头看了一眼草帽团的众人,这才说道:“山治、派迪,都别愣着了!快去厨房做菜去,准备招呼这些有钱的大爷!”

    话音刚落。

    红脚哲普就将路飞的脸揉成了麻花团子,一脸愤怒:

    “至于你么,竟然一不小心就把炮弹弹到了小姑娘号上,必须先赔钱才行!不然的话没有饭吃!”

    路飞那里乐意被人随意拿捏,自然是极力反抗。

    但他震惊的发现。

    自己居然怼不过面前这个胡须长的跟个辫子似的糟老头子!

    毕竟是混过伟大航路的凶恶海贼,就算是巅峰不再,也依旧可以虐杀刚出新手村的路飞。

    “我,我真的没钱啊!”

    路飞的嘴皮子都被扯成橡皮筋了,挣扎着大吼。

    他倒是没有撒谎。

    你能指望一个饭桶存得住钱么?

    路飞现在是真的穷的叮当响,连半颗贝利都掏不出来。

    “你别看我,我身上也没钱。”

    索隆同样表示无能为力。

    索隆可是个老酒鬼了。

    好不容易存了一百万贝利,前不久也全都交给许松当学费了!

    进来巴拉蒂消费的钱,还都是和娜美借的高利贷,到时候是要两倍偿还的.......

    一想到还得想办法挣钱还娜美的高利贷,索隆就有点蛋疼。

    以前他还能当个海贼猎人挣点赏金。

    现在连他自己都成了海贼,总不能把自己给卖了换钱吧?

    那也值不了几个钱啊!

    这才刚刚出海而已,连个毛的赏金的没有,想换钱纯属是痴人说梦!

    “许松先生......可雅小姐......”

    路飞眼巴巴的望着许松和可雅,一脸诚恳。

    他可不敢和娜美借钱,一个不小心搞不好这辈子都还不清高利贷了。

    “别看我,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

    许松才不会对路飞伸出援手。

    这小子做事总是毛手毛脚的,就应该让他多吃点苦头锻炼锻炼才行。

    玉不琢,不成器。

    路飞是不是璞玉他不知道,反正多经历点锻炼总是没错的。

    “看来你小子不仅没钱,人缘也不怎么样啊。既然如此的话,就去后厨刷盘子去吧,用来以工代赈!”

    红脚哲普提溜着路飞的衣领,扔到了洗碗房。

    “......”

    许松面色古怪的看了红脚哲普一眼。

    确认过眼神,是个憨批无误!

    敢让不靠谱的路飞做家务,怕不是嫌弃厨房里的盘子太多没地方用了。

    “这个眼神......是有什么特别含义么?!”

    红脚哲普打了个寒颤。

    他总觉得许松的眼神,似乎在告知着自己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

    啪~啪~

    啪!

    后厨的洗碗房传来阵阵盘子碎裂的声音。

    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

    “路飞?”

    红脚哲普顿时脸色就黑了下来。

    他终于明白许松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那特么明明是在看智障的眼神啊!

    让路飞以工代赈刷盘子,估计是这辈子都别想还清赔偿了......

    正当哲普头疼要如何处理路飞之际。

    一个面色憔悴至极、服装破破烂烂、脚步虚浮摇晃的青年男子踏入了海上餐厅巴拉蒂!

    他手掌颤抖着掏出了手枪,瞄准了所有人,努力隐藏自身虚弱,一脸凶相大吼道:

    “抢劫!都给我站住,把食物交出来!我只想吃个饱饭,不要逼我杀人!”